全本小說網 > 我從凡間來 > 第四十五章 下注

第四十五章 下注


        “袁兄,你方才在門口呼喊,要錢去下注,還喊錯過了就虧大了,似乎你知道買誰必贏!

        許易伸手拿起銅壺,替周夫子續了杯茶水,含笑問道。

        袁青花道,“東主,有所不知,今次下場的高攀非比常人,乃是曾上過八次紫旗擂的強者。須知這擂臺是生死擂,能上八次擂臺而活下來,足以證明高攀強橫無匹的實力。反觀高攀的對手,那位名不見經傳的易神捕,雖然被吹得神乎其神,可誰見過他出手……”

        “吹噓易神捕?這又是何道理!

        許易打斷道,他猜到易神捕便是自己,卻是想不明白,自己潛行廣安,平白無故,怎么就得了神捕的光環。

        袁青花道,“東主,你算問著人了,倘使問旁人,怕也是一頭霧水,也只有我這種在廣安三教九流之間,混了無數個年頭的老把頭才知曉究竟!

        “廢什么話!”許易作色道。

        袁青花訕訕道,“東主有所不知,這其實都是一眾賭檔放出的煙霧彈,*陣。今次堵斗,因為下場的是高攀,勝負之數幾乎定了。而開賭檔的最怕賭這結果注定之局,因為賭檔幾乎十成十必輸。然又不能不接賭盤,否則便壞了招牌,到了這步田地,賭檔就剩了兩招!

        “一招是拼命調低高攀的賠率,就拿今次來說,高攀勝的賠率,開的最高的賭檔,也不過是十賠一。另一招,便是不斷給弱者造勢,四處散布弱者如何強大,如何深藏不露的假消息,來混淆視聽。當然,這些伎倆也未嘗無用,騙不過老手,卻能引得滿城輿論大亂,讓不明就里的人亂了方寸。畢竟還有為數不少的深閨少女、貴婦,喜好此道,偏生眼力,賭技不精,被這假消息引得上鉤,來搏巨彩的也不是沒有!

        聽著聽著,許易臉上有了笑容,“不知易神捕的賠率是多少?”

        “二賠一!”

        “什么,怎會這樣?高攀的賠率在十賠一,證明都看好高攀勝,既然如此,易神捕的賠率不應該是一賠幾十么,怎么才二賠一。再者,賭檔如此開賠率,不是太黑了么,哪有正反兩方都開低賠率的?”

        許易大為不爽,他存心要在賭檔上大賺一筆,哪里知道撞上奸商,讓他美夢成空。

        袁青花道,“如此賭客必贏的賭局,賭檔肯接,都是咬牙為之了。賭客哪里還敢抱怨賭檔黑。至于易神捕的賠率,賭檔緣何沒開到一賠幾十,來吸引窮鬼搏命,無非是想給他們自己放出的謠言打個配合!

        “試想,若是易神捕的賠率,弄成一賠幾十,就將市場都不看好易神捕擺在了盤面上,撒出去的謠言必然不可持久,釣不到大魚。反之,若是弄成幾十賠一,則顯得吹噓太過,謠言容易露餡。畢竟,易神捕只是杜撰,高攀卻是實打實的生猛。賭檔編造的謠言,要想裝得像,傳得真,斷不能太過離譜。是以,二賠一的賠率,最為合理!

        袁青花混跡東城這些年,為人活泛,又吃得苦,偏生沒攢下錢,其中原因,正在這賭斗上。這家伙每月辛苦所得,除了維持生計,剩余的全灑在賭斗上了。

        雖然輸多贏少,但到底賭出了經驗,對賭檔的那些花里胡哨,簡直洞若觀火。

        聽了袁青花的分析,許易暗罵奸商之余,也只能在心中叫著晦氣。

        許易沉吟不語,袁青花卻是急不可耐,嚷道,“東主,可耽擱不起,咱要下注得趁早,按這個趨勢發展,說不得高攀的賠率還得下調,只怕再待會兒,就是四十賠一,五十賠一了。再說,我自己都買了,東主還猶豫什么?看,這就是我的賭票,今天賺你的十金,和我另外二十金的老本,全砸進去了!”說著,伸手掏出一張紅彤彤巴掌大小的硬紙。

        “行了,別噴唾沫了,我下注就是!”

        許易雇傭袁青花,不就是為了干這個活計么,當下從腰囊中掏出一沓金票,拍在石桌上,“總計一千金,全買了!

        從江少川處訛來的九百金,連同原有的三百五十金,許易的資產,總計一千二百五十金。拿出一千金,已算全力一搏。

        袁青花早知東主豪氣,沒想到這般豪氣,一注一千金,便是城中的世家子弟,也沒幾位敢這么玩的。

        “好叻,東主放心,我去去就回,爭取還按三十賠一,給您買回來!

        袁青花生怕賠率變更,抓起金票攥緊,便要奔逃。

        “慢著,我還沒說買誰呢,給我全買易神捕,哪家賠率最高,就買哪家!

        許易抓住袁青花手腕,沉聲交代。

        “什么!”

        袁青花驚得頭發都快豎起來了,“東主,你沒弄錯吧!這等于是往水里扔錢啊,你要是嫌錢燙手,可以送我!”

        “廢什么話,你可知道易神捕是誰?”

        “莫非東主認識!”

        “正是你家東主!”

        袁青花瞪圓了眼睛,好似白日見鬼,募地想起自家東主名姓,又想起門前掛著的芙蓉鎮巡捕衙門駐廣安辦事處的招牌,一切的一切,都已明了。

        “這,這,怎么……”

        袁青花語無倫次。

        他真不知該說什么,想勸東主趕緊逃離,偏又知道自賭檔開出賠率剎那,此間房屋便處在嚴密監視之下;想安慰東主那高攀也非是不可戰勝,可這聊盡人事的話,卻怎么也不好出口;更無奈的是,他剛有人雇傭,來前連東城的房子都退租了,行禮都扛過來了,眼見著還沒正式上班,東主的性命就沒了,老天爺這不是跟自己開玩笑么?

        許易心思玲瓏,知他所想,笑道,“別愣著了,我自己幾斤幾兩,自己清楚,趕緊給老子下注去,放心,便是老子死在臺上,你小子一年的傭金,也會有人支付!

        袁青花眉目一變,急聲道,“東主!我豈是因區區傭金而作此態!罷了,罷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東主稍等!”說罷,身子便投進了黑暗之中。


  (http://www.mbriur.live/xiaoshuo/2/2301/13546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riur.live。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