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請向我告白[重生] > 37.Chapter 37

37.Chapter 37


  沈溪在閣樓待了一下午,  張嫂收拾完房間,  給初五洗了澡,晚飯都快做好的時候沈溪才從閣樓下來。

  張嫂見沈溪下樓的時候表情不大對,  竟然有些沉重,  到了嘴邊的話就沒能問出來。

  “汪汪!”初五有些委屈的蹭到沈溪身邊,似乎在控訴媽媽今天明明沒有出門也不陪自己玩耍的事情。

  沈溪蹲下身揉了揉初五的狗頭,  神情這才漸漸柔和了下來。

  “傻不拉幾的!鄙蛳χR了一句,  也不知道是在罵初五,還是在罵某個和初五很像的男人。

  “汪汪!”初五被媽媽揉的舒服極了,一邊汪汪的叫著一邊舒服的瞇起了眼睛。

  張嫂見沈溪的情緒忽然又好了起來,  懸著的心這才放下,這別墅可才正常了沒一天,  可別又出什么變故了。

  張嫂繼續去準備晚飯,  沈溪帶著初五坐在沙發里看書。

  “汪!”原本安靜的趴在地毯上的初五忽然豎起耳朵叫了一聲。

  “怎么了?”被驚醒的沈溪疑惑的問了一句。

  “汪汪!”初五從地上站了起來,噠噠的就往門外跑去。

  見到初五這個動作,沈溪大約猜出了原因。果然,  不過一會兒的功夫門外就響起了汽車發動機的聲音。

  是蘇杭回來了。

  沈溪放下手里看了一半的書,擁著披肩站起來也往門外走去。

  蘇杭停好車,打開車門剛要蹲下身擼一擼初五的狗頭,眼角的余光就撇見了一抹剛從門內走出來的窈窕身影。

  男人擼狗的動作瞬間僵住,  他扶著車門,轉過身望向門口亭亭玉立的沈溪。

  “回來了?”沈溪微微一笑,隨意的問道。

  “回來了!”蘇杭愣愣的回了一句,第一次覺得這三個字聽著讓人心情無比愉悅,  后知后覺的露出一臉傻笑。

  “傻笑什么,還不進屋!鄙蛳獩]好氣道。

  “嗯嗯!蹦腥诉@才如夢初醒般,完全不管在腳邊瘋狂的搖了半天尾巴的初五,關上車門,三兩步就走上了臺階,站在了沈溪面前。

  “怎么了?”沈溪見男人也不進屋,而是站在自己面前不動彈,以為他有什么話要和自己說。

  “我回來了!碧K杭咧了咧嘴輕聲的重復了一遍。

  “我知道啊,剛才不是說過了!鄙蛳苫蟮膯柕。

  “嗯!碧K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是想再說一次!

  “汪汪!”始終得不到爸爸關注的初五,不滿的站在兩人中間,鍥而不舍的求關注。

  蘇杭仿佛這時才想起初五一般,低下身揉了揉初五的狗頭,笑著說道:“初五,走,我們進去!

  沈溪看著男人帶著初五往屋里走去,覺得今天的蘇杭似乎更傻了一些,一句回來了連說了兩三遍。

  沈溪失笑的搖了搖頭,轉身往餐廳的方向走去,打算去看看晚餐準備的怎么樣了。

  “太太,是不是先生回來了?”聽到動靜的張嫂見沈溪過來問道。

  “對!鄙蛳c頭。

  “自從你們結了婚,先生下班的時間都準時多了,我這準備晚飯的時間也好拿捏了!睆埳┮贿叢贾猛肟暌贿呅Φ,“不像以前,先生一個人住的時候,我從來都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回來!

  沈溪幫忙擺放筷子的手一下僵住,張嫂的話猶如醍醐灌頂一般,讓沈溪忽然就明白了男人剛才那傻乎乎的舉動。

  一句簡單的回來了,對于別人來說是一句非常常用的問候語。小時候在家,每天爸爸下班回家,沈溪總會甜甜的說一句:爸爸,您回來了。每天每天都說,如此日常的對話,對于她來說平平無奇,但是對于從小就是孤兒的蘇杭來說,卻是最難聽到的三個字。

  “太太,沒別的事了,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币姏]什么事了,張嫂就要準備下班了。

  “好!鄙蛳c了點頭。

  張嫂解了圍裙,拿了東西,騎著電動車離開了別墅。

  而此時的蘇杭,正傻兮兮的站在二樓的衣帽間里,看著自己的衣服和沈溪的衣服并排放在一處,似乎依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輕易的和沈溪在一起了。

  好在蘇杭的理智還在,知道沈溪還在樓下等他吃飯,所以沒有耽誤太久就換了一套家居服下了樓,一路往餐廳走去。

  蘇杭走到餐廳的時候,沈溪正在擺弄餐桌中間的花瓶,花瓶里是一束散開的滿天星,白色的小花散開成傘狀,看著清新而雅致。沈溪披著一件頗有民族氣息的披肩,烏黑的長發被一根發簪挽起,露出修長的脖子,看起來比花更清新雅致。

  只是一個上午和一個下午的時間,為什么他覺得沈溪似乎又變的不一樣了。

  “回來了?”沈溪擺弄好滿天星,不經意的側頭望向一旁發愣的男人。

  “嗯,回來了!碧K杭傻乎乎的回道。

  “歡迎回家!鄙蛳犷^一笑,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是男人的倒影。

  蘇杭一愣,隨即眼里有星光漸漸亮起,臉上閃過了呆滯,不可置信,到驚喜的神色,心頭的暖意悄無聲息的擴散開來,舒緩了他的四肢。

  沈溪是在回應他嗎?回應自己剛進門的那句話?她聽懂了?

  這是第一次,不是猜測的,不是幻想的,蘇杭真切的感覺到,沈溪也在關注他,在意他說過的話。

  “過來吃飯吧!鄙蛳姴坏媚腥诉@副蠢樣子。

  “哦,好!碧K杭咧著一張嘴,快步走到桌前,坐在了沈溪的對面。

  沈溪望著面前那個嘴巴咧的已經不能好好吃飯的男人,忍了忍最終還是什么都沒說,悶頭自己吃自己的。一頓晚飯吃的溫馨而歡樂,還帶著幾分傻氣。

  吃過晚飯,盡管蘇杭如何的不愿意,還是必須要去書房辦公,不過好在今天在公司的效率非常高,要不然晚上又得加班到很晚。

  要是以前蘇杭可能就無所謂了,但是現在不行,如今兩人住一起,如果睡的晚了,他怕吵著早睡的沈溪,可是和沈溪分開睡,他又舍不得。

  蘇杭在書房內,同時開著三臺電腦,一邊還在和方宇視頻,看對面的背景,儼然還在公司。

  “BOSS,最新一期的評估報告我剛剛整理出來了,已經發到了您的郵箱!狈接钫f道。

  蘇杭隨手點開了郵箱,打開報告掃了一眼接著問道:“只有評估報告,預算呢?怎么沒看見?”

  “還在整理!狈接钚奶摰,“大概還需要二十分鐘!

  “還需要二十分鐘,你們這么長時間干什么去了?”蘇杭不滿道,“最多十分鐘給我!

  “是!狈接罡遗桓已缘膽,心里暗自埋怨,怎么夫人就不能和老大多吃半個小時的晚餐呢,這樣自己也不會挨罵了。

  也許是方宇的怨念太重,真的被沈溪感知到了,沈溪端著一杯用枸杞泡好的花茶敲響了書房的門。

  “小溪!”蘇杭溫柔的聲音讓電腦對面的方宇抖了一抖。

  “沒打擾你吧!鄙蛳叩睫k工桌前問道。

  “沒有!”蘇杭啪的一下合上了和方宇視頻的電腦。

  “屋里開了暖氣所以很干燥,要記得多喝水!鄙蛳咽掷锏蔫坭交ú璺旁谔K杭手邊。

  “謝謝!碧K杭立刻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正好渴了!

  沈溪掃了一眼男人擺滿了電腦和文件的桌子,知道男人工作肯定很忙,也不打算打擾他只得囑咐了一句不要忙到太晚就離開了書房。

  不要忙的太晚,這是要讓自己早點回房休息的意思嗎?意識到這一點的蘇杭,干勁更足的打開了電腦,視頻重新被接通的瞬間,方宇就聽到對面吼了一句:“預算呢?”

  “BOSS,才過去五分鐘!狈接钊跞醯奶嵝训。

  “慢死了,快點給我!碧K杭嫌棄道。

  方宇不敢反駁,只能加快手上的動作,最終把預算報表發了過去,本以為今晚可以下班了,只聽那頭毫無人性的惡魔又飄過來一句。

  “你把明早會議的資料過一遍,寫個重點給我!碧K杭說道。

  “會議資料一向不都是您自己看嗎?”而且BOSS看起來比自己快的多,別人要看五六個小時的資料他一個半小時就能看完。

  “怎么,做不來?”蘇杭冷冷的問道。

  “做的來!狈接钊讨蹨I看著那頭無情掛斷的視頻通話,默哀自己又一個不眠夜。

  蘇杭處理完手頭的工作,抬手一看時間,還差十分鐘到九點,他滿意的點了點頭,心道方宇跟了自己這么多年,是該多給他一些學習的機會了。(方宇:不,老大,我不需要這種機會。)

  蘇杭回到房間的時候,沈溪已經洗好了澡躺在床上看書,相對于男人急促不安的樣子,沈溪就自然了許多,她好整以暇的欣賞了兩分鐘,笑著問道:“傻站著干嘛?不去洗澡?”

  “哦!蹦腥诉@才恍然大悟,同手同腳的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直到浴室里傳來水聲,沈溪才忍不住噗呲一聲笑了出來,因為她忽然覺得剛才那副場景,特別像一個有錢的富婆在潛規則一個落魄的小白臉。

  剛進入房間的時候,蘇杭因為太激動了而顯得有些手足無措,直到洗完澡,聞著和沈溪身上一樣的沐浴乳香氣,他才漸漸平靜了下來。幸福來的太突然了,對于無論什么事情都艱難爭取的蘇杭來說,就顯得特別的不真實。

  蘇杭從浴室出來,看著空蕩蕩的房間有片刻的怔愣。

  “小溪?”蘇杭喊了一聲,沒有回應,他心頭沒來由的一慌。蘇杭打開臥室的門走了出去,站在樓梯口著急的往樓下看去。

  只見沈溪正拿著一個杯子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原來是去倒水喝了,蘇杭松了一口氣,這才又轉身回了房間,拿著毛巾繼續擦頭發,只是視線觸及到雙人床的時候,他的耳尖又忽的漸漸的紅了。

  他重新打開臥室門,又往樓下瞅了瞅,見沈溪還沒有從廚房走出來,這才又快步的走回房間,走進衣帽間,從自己今天換下來的大衣里掏出了一盒避孕套。

  咳,沒錯就是避孕套,今天下班的時候,蘇杭特地去超市買的,活了這么多年,總算有資格去買了。(螃蟹:請問這需要資格嗎?)

  趁著沈溪還沒上來的這段時間,蘇杭鬼鬼祟祟的拿著這盒避孕套回了臥室,然后在兩個抽頭柜之間來回猶豫著,到底放哪邊呢?

  放自己這邊?這樣自己拿的時候好拿?

  不對,要是想那什么,自己肯定是會先蹭到沈溪身邊,是不是放另一邊更方便。

  就在蘇杭傻乎乎的來回猶豫的時候,沈溪已經喝完水走了回來,因為穿著拖鞋,蘇杭沒有聽到腳步聲,所以沈溪進門的時候他就沒能及時發現。

  “你在干嘛?”沈溪狐疑的問道。

  “沒什么?”蘇杭刷的一下轉過身,把手背在身后。

  “你在藏東西?”這么明顯的動作,沈溪實在是想裝看不見都難。

  蘇杭一下僵住。

  “我看看!鄙蛳叩侥腥松砬,伸出了手。

  蘇杭猶豫了一下,囧的耳根都紅透了,心頭又帶著一絲小期待的把手里的東西放在了沈溪的手上。

  沈溪沒想到男人手里拿著的會是一盒安全套,頓時臉比男人的耳根子還要紅。

  “你……你……流氓!鄙蛳咽掷锏臇|西往床上一扔。

  “沒結婚的才是流氓!蹦腥诵÷暤姆瘩g道。


  (http://www.mbriur.live/xiaoshuo/51/51232/1941409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riur.live。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