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上古魔女堪需折 > 第十八章 如愿以償,安然死去

第十八章 如愿以償,安然死去


  第十八章如愿以償,安然死去

  曾經他們倆是我對愛情的向往的榜樣,可久了久了,我的榜樣人設卻瞬間崩塌了。

  年紀大了,日子閑的荒廢,總愛挑些揮之不去的往事咀嚼回味,嚼著嚼著就嚼出了另一種滋味。

  或許儒若本身就是馬阿爹與長公主重逢的一步棋子,而儒若多少猜到點眉目,以至于后來發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他沒有求助馬阿爹,而馬阿爹也沒有出面。

  至于長公主,她就像一個幕后指使著,帶著紀丞相的面具將儒若步步逼到一無所有。

  那或許是女人的嫉妒心作祟罷。

  嫉妒心使長公主對儒若對儒若長大的村子產生厭惡,這些人長期占有者她無法得到的男人的魔鬼。

  又或許是老天憐憫,讓我再見到豬肉大叔。盡管期間我百般阻撓,都無法阻撓豬肉大叔同樣的命運。后來的我也算是明白了,不管再來多少次,不甘平凡的他依舊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就像無論再來多少次,我還是會默默關注儒若的一舉一動。

  女人的心思是復雜而細膩的,正如我來到這里之后,一直尋不到歸屬感。

  盡管依舊處于生我養我的下店村,可是物是人非,滄海桑田,我始終是個外來人,無法融入其中的外來人。

  我頂著不屬于這里的身份恍恍惚惚生活了多年,夜里我常失眠,時而哭泣,寂靜的夜也包容著我的小任性。

  然而,所幸的是,我終于等到了這個時刻。

  我沉重地閉上眼皮,淺淺勾起嘴角,“永別了,小婆婆……永別了……”,豬肉大叔。永別了,另一個小樹葉,永別了,下店村。永別了,這個荒唐的一生。

  說到最后,我已然沒了力氣說下去,只得在心里默默跟這個世界道別。

  之后,我陷入了一片沉沉的黑暗中,輕飄飄,又好似被五花大綁緊緊束縛住手腳。

  真好,全身的負擔和不解都從肩頭卸了去,一切荒唐都與我無關了。

  甚得我意,甚得我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意識飄飄蕩蕩,時而蘇醒,時而昏沉渙散開來。

  第一次死,我多少還是有點緊張和沒經驗的。

  沉沉浮浮了許久,我依舊動彈不得,連上黃泉路上散散步都不得,奈何我也不曉得上黃泉路的規矩。

  也許我死的時候正好遇上大戰爭,大把大把的魂魄堵住了黃泉路口,把我給擠了出去,所以閻王爺暫且把我丟到一邊排隊呢。

  不過,這地府鬼差做事效率實在太慢了,我見到閻王爺必須得參上一番才行。

  想著想著,我暗自在心里默默點了點頭,同意了自己這個無厘頭的念頭。

  直到有一日,我的意識清醒的時間越來越長了,偶爾我還能聽到一些沉悶的聲響。

  嘿嘿,等了那么久,終于排到我了?

  可還沒高興太久,我卻隱約察覺不對勁。

  長久在此處動彈不得的我今日卻總感覺到周圍傳來炙熱的溫度,一寸一寸,緊緊貼在我腹部!咸炜设b,我上輩子對儒若絕對一心一意,至死不渝,絕對沒有偷得一次腥!

  最多就是時不時意淫“小儒若”,這不算逾越之舉吧?

  哎……想太多又如何,一切都與我這個死人無關了,再也無關了。

  忽然之間,耳畔又傳來模模糊糊的聲響,較之前幾次更為清晰了幾分。也許是在這孤寂得詭異的黑暗中待久了,第一次聽到帶著意義的話語,多少讓我不適應。

  “喂,說好了滿滿一瓶靈澤的呱!我可不做缺心眼的買賣的呱!”

  這聲音聽起來怎么那么欠打呢?

  莫不成是被我一拐杖打落懸崖的青呱?

  對哦,差點忘了,這煩人的青蛙是個水陸妖怪……

  這只陰魂不散的丑東西!

  “嘶——你的貨都爛成這樣了,還給俺獅子大開口,你嘴巴長那么大是用來吵架的嗎?”

  “呸!不管爛的不爛的,能孵蛋的就是好貨,你懂不懂的呱!”

  “懂你妹!老娘這里就半瓶,愛要不要!”

  “喲!要不俺把貨切一半給你,你愛要不要呱?”

  “我靠!你個綠不拉幾的長腿怪!得得得,拿著東西趕緊滾!”

  “嘿嘿呱,咱們好聚好散嘛呱~”青呱的聲音此時顯得很是猥瑣和無賴,爾后她頓了頓,壓低了聲音,“人類老太婆,你莫要怪我啊呱,咱們都是為了生計奔波,你想想你死都死了,物盡其用不多好嘛呱~”

  聽著意思,竟是在和我說話?

  等等,為何我死了還能聽得見外界說話,更重要的是,那丑青呱是偷走了我的尸體給賣了?!

  殺千刀的,老太太我為了允諾儒若和我未能完成的誓言,好不容易跑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給自己挖個墳,這會居然被一只半路殺出來的蠢青呱給偷走了尸體……

  想到這里,我愈加來氣!

  來人!把老太太我給放出去!我不想排隊,也不死了,等我處理掉那個丑東西再帶她一起來排隊!

  我氣急敗壞地想掙脫周身枷鎖,可不管我如何使勁吃奶的勁都無濟于事,幾次三番之后,我很不情愿地放棄掙扎。

  之后,我再也沒聽過青呱欠揍的聲音了,取而代之的是同青呱對話的另一把聲音,尖細中帶著細細的顆粒感,像是從喉中硬擠出一般。

  這把聲音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出現,同青呱討價還價時的粗鄙語氣相比,后來的聲音顯得更溫聲細語和慈祥仁愛。

  有時我會聽到“寶寶你要乖乖長大哦~”“寶寶你們冷不冷,要不要娘親再給你們送溫暖?”“寶寶,娘親愛你們~”“寶寶你們不要睡太久了,娘親好想立刻親親你們可愛的小臉蛋!薄皩殞殹銈冊趺催不出來見見娘親呢?”

  到最后,已然變成了“寶寶你們是不是死了……怎么一點動靜都沒有……”“寶寶,是不是殼太硬了,要不要娘親拿個錘子幫你們砸開?”

  不得不說,在百無聊賴之中,這些逗趣的話的確給我增添了不少樂趣,以至于不知不覺中我忘卻了何時鼻子能嗅到些莫名其妙、惡臭悶熱的氣味。

  像是田間堆起來的干草混雜糞便發酵的味道,黏糊糊的濕氣在胸腔中發熱膨脹,幾乎能將人蒸熟。

  不祥的預感波濤洶涌,一波接著一波,把如同浮沉在海里的我沖得死去活來。

  一段時日后,我已經能長時間保持清醒的意識了,五感也更加通透靈敏,外界的一丁點動靜我都能清晰察覺。

  我腹部的溫熱卻漸漸冰冷了下去,就好似我被丟進發酵的地下室被掀開了蓋子,寒冷的風呼呼貫通了整個地方。

  終于有一日,我察覺我的指尖能活動了,繼而是臂膀和肩部,最后連大腿都有了知覺。

  此時的我連死的心都有了,奈何我已經死過一遍了。

  不!

  我假裝沒有感覺到外界的異樣,我一如往常,隨波逐流。

  老太太我已經死了,我要認清事實,這腐爛的惡臭味分明是我身上發出來的,別杞人憂天異想天開了。

  呵呵,老太我不管!

  就算沒死我也要裝死!哼!我就不信斗不過老天!

  ……

  不知道是不是如此,深夜躺在床榻上就寢時,越想進入夢鄉,眼皮子就越不聽使喚地背道而馳……此刻的我恨不得抽自己兩耳刮子,為何要睜開眼睛!


  (http://www.mbriur.live/xiaoshuo/70/70663/4638209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riur.live。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