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上古魔女堪需折 > 第五章 櫻花樹下

第五章 櫻花樹下


  第五章櫻花樹下

  我怔了怔,心里涌出了許多設想,那個我等到忘了自己的儒若終于回來了,可很快,我心頭的歡呼雀躍卻又沉了下來。

  如果他已然凌駕萬人之上,榮華富貴傾城美人定是數不勝數。

  那……

  他將我放在心上的位置可曾動搖與存在……

  說到底,那時的我們終究是年少單純,可歷經世事之后,人心不變談何容易。而且,那時候還是我厚著臉皮,像個狗皮膏藥,主動往他身上貼的呢。

  不不,儒若又怎的是那種人,我晃了晃腦袋,想把里頭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甩出去。

  如今他回來了,定是來尋我來了。嘿嘿,而且這般悄無聲息地回來,定是不想引起轟動。

  過了那么久,他還是這般低調不喜熱鬧嘛。

  想著想著,我竟然驀的空白了腦袋,連呼吸都忘了,那現在我該如何與他相見。

  如今的我是村里頭小孩指手畫腳,遭人唾棄的老姑婆,還是個沒見過世面的野丫頭,他在京里待慣了,繁文縟節很是講究,而我這般粗魯無禮數,會不會讓他不悅。

  唔,猶豫了半晌,我繞著馬宅尋了個矮墻,決定探過腦袋去瞧一瞧,或許只是我胡思亂想,怕是賊人進去了不成呢。

  盡管潛意識里強烈的直覺一直告訴我,儒若回來了,一定是儒若回來了。

  院子里頭一片通亮,熟悉的櫻花樹下直挺挺地立著一個挺拔的身影。

  彼時正是櫻花盛開的季節,他站在昔日書房前的繁花樹下,背對著我,正日的陽光將他高大的背影描出了一道金邊。

  那確是我……朝思暮想的身影。

  依舊是一身潔白的袍子,只是與往日不同的是,袍子上多了許多金絲編制的青黃花紋。

  許久不見,他健壯了不少,歲月將他削瘦的身子磨礪地越發成熟和挺拔。

  登時,一股溫熱猛地自體內深處泛濫開來,直至我冰涼的四肢百骸。我們曾經的往事歷歷在目,如同星子閃現,滾燙難受的熱浪讓我的視線霎時被罩上了一層白霧,模糊了眼前這個絕美畫面。

  果然是個賊人……那將我心偷偷摘了去,讓我魂思夢繞的偷心之人啊。

  “是誰!”

  送你來到我身邊~

  我正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時,卻聽的一聲陌生的警惕。耳邊清風呼呼咆哮,還沒看清楚對方動作,驚慌失措的我迅速被人鉗住雙臂,一個凌空翻騰,降落在院里里頭,,“噗通”一聲,直直跪了下去。

  你大爺的!會飛了不起嗎,轉那么多圈,是耍雜技?

  膝蓋處傳來的疼痛讓我不禁皺了皺眉。我想抬頭將那人的面目看清楚,卻控制不住視線探入站在我前方白袍之人清澈熟悉的眸子。

  是他……

  又不是他……

  眉目唇畔都是他,多的幾分滄桑和俊朗英氣卻不像他。

  我們四目相接,各自懷揣著復雜情緒。

  他眉頭微皺,眸光微微波動,一如既往習慣性抿著唇,難以捉摸,一如從前。

  “大人,此婦人在外頭鬼鬼祟祟……”

  抓我的那人雙手作揖,畢恭畢敬地對著儒若解釋,只是他話還沒說完,我一聽見“婦人”二字便徑直打斷了他的話,“什么婦人,婦你大爺!”

  這些年被人指指點點的生活,也讓我褪去了少女的膽怯,言語不免粗鄙不少。話說到一半,驀的我抬頭望了望儒若,但見他眉頭皺了更緊了一些,我不由地低頭撇嘴,像是做錯了事的孩子。

  好似在看一個農村野婦撒潑般的不悅,半響,他揮了揮手,示意抓我的那人下去。

  清風拉扯他的裙擺,也擺弄我亂糟糟的發絲,櫻花若有似無的氣味躥過我鼻尖。

  恍惚間,我憶起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窗里頭的他淚眼汪汪,窗外頭的我蓬頭垢面,依舊是那院子,那樹那花那風,可是時光匆匆,卻像是順帶偷走了什么,讓我心里覺得很不是一番滋味。

  許久,他垂眸,掩飾心里的情緒,終是上前將我扶了起來。我難以壓抑心里的情緒,反握住他的溫熱的手,“儒若……”。

  我有好多好多話想要問他,你這些年去哪了?

  可是如愿金榜題名了?

  吃的可還習慣,你自幼讀書,身子較其它同齡男子弱了些,可有水土不服?

  周遭人待你可好,有沒有為難你?

  那日未去送行,你可怪我?

  還有……你可……婚娶?

  可是千言萬語哽咽在喉,最后我定了定眸子,探入他眼眸,里面是我枯黃無光的面龐。

  我眸光一暗,松了手的力度,帶著一絲謹慎和難以抑制的情緒,低了聲音,“你吃飯了嗎,我餓了……”

  該死!

  這種爛漫時刻不來個擁抱,還惦記著什么吃!

  他身子頓了頓,握住了我的手,比我的力道還要更緊些,他的溫熱大面積地傳來,將我護在手心。

  我驚愕抬眸,頭頂是他微微波動的黛黑眸子,他淡淡一笑,如一汪清泉,將我心里的擔憂和小九九全都灌溉洗滌。

  他還是我的儒若!

  霎時,我心里的不確信如千鳥撲翅散了去,我“哇”的一聲,覆上他的肩,嚎嚎大哭了起來。

  我攥緊拳頭,不舍地打著他的厚實的背,嘩嘩聲淚俱下,一邊訴說著這些年的委屈,一邊問他那邊的情況,不知覺地連口水都抹到他華貴的面料上。

  他寬大的手輕撫著我的背,像是在安慰一個受傷的小鳥。

  就這樣,我們結束了長達十六年的灼心等待。

  后來他告訴我,原來他當年的殿試險些被落榜,虧得那時的圣上慧眼識珠,終是留下了他。

  接著就如村里傳的那樣,他一路飛黃騰達,步步青云,如今在勾心斗角的朝堂之上已然穩固腳跟。

  這些年的艱難困苦讓他身心俱疲,而他出生寒門的身份更是讓朝堂之上與他對立的勢力詬病,處處尋了法子要除掉他,因此他無奈斷了多年音訊。

  然而前不久,一直針對他的官員因為私扣賑災軍糧而被嚴查撤職,他也送了口氣,才想起回來走一遭。

  為了避免引起麻煩,他只帶了一個守衛和簡單的行李便偷偷回來,今早才到此地。

  之后幾天,他命人簡單將馬宅收拾了下便小住下來,這樣我自然是歡喜的。

  就這樣,好像回到了從前的時光,他每日待在書房處理快馬加鞭送來事務,透過窗子,我在外頭蕩著秋千看他認真的模樣。

  相比于以前,他成熟穩重了許多,也更加沉默寡言了,我想許是在朝堂上的謹言慎行害的。

  于是,怕他每日在這里無聊,只要他有空,我便變了法的將這些年遇到的好玩的故事講與他聽,也會做一些好玩的小東西或者甜品。

  “儒若,儒若,你快看這塊石頭,是我在河里撿到了,像不像一頭豬,哈哈哈~”

  “臟,以后莫要隨便撿東西回來,若你想要,我買給你便是!

  “……,好吧……”

  “儒若儒若,我在這里,看到了嗎?”

  “趕快下來,以后莫要隨意上樹,不雅觀!

  “哦……”

  他每每都是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很耐心地聽完我的嘰嘰喳喳,然后溫柔地跟我說他的想法。

  直到第七日,我照樣興高采烈從后門溜進去找他時,他正在大廳和一名男子商討要事。

  我見狀,正想回避,卻聽得他們的對話。

  那男子慌張說道,“大人,上頭的期限要求三日內收歸此地給圣上做圍獵用地,也多虧是長公主求得情,圣上才將此事交于您。如果還不動手,被丞相盯上了,那可就不好辦了!

  我停住了腳步,貼著耳朵往回伸了伸。

  “此事我自有定奪,你且退下!笔侨迦舨宦堵暽穆曇。

  我登時腦子空白,三日、圍場、公主、宰相,細細琢磨了一會,我就算再笨也猜出了點眉目。

  耳畔腳步聲傳來,我瞥了一眼,悄悄離開,怕被看到失落的自己。不知不覺,我走到了儒若的書房。

  癱坐在平日儒若看書的檀木椅上,我陷入了沉思。

  原來儒若回來,并非因為小樹葉……


  (http://www.mbriur.live/xiaoshuo/70/70663/470348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riur.live。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