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上古魔女堪需折 > 第二章 路風小屁孩

第二章 路風小屁孩


  第二章被遺落的路風小屁孩

  彼時,耳畔傳來許多“嗖嗖”的聲音,十幾個碧波長袍的少年自灰蒙蒙的空中御劍而來。

  我還未意識過來,膝蓋上的“丑東西”呱的一聲,留了一句“真丑!本凸某梢粋圓球。

  誒,這丑東西還敢說別人丑?

  它兩個圓圓的紅眼珠子被擠得瞪圓呆滯,一個斜視,那只丑陋的青蛙便從我膝蓋上滾落,在堅硬干涸的土地上滑稽地彈了彈,飛快地滾走了……

  “妖怪休想逃走!”

  我別過頭,那群少年已然落地,腳下長劍唰地一聲,劍柄似有生命地劃入他們拳握的掌心。

  我下意識抱緊了懷中的行囊,像是怕被搶走了一文不值的財物。但聽那為首少年再次發號命令,“左右分隊速速圍抄,今日定要將那妖孽拿下!”

  身后的少年氣勢高昂地回復了聲“遵命”便迅速分成兩路,準備再次凌空御劍而去。

  我自幼生在那山間小村,村里的消息很是閉塞,村里大多數人都是生于此而安于此,除了像儒若那般有抱負的人能處去外頭看看,其他人幾乎不知道外頭發生了什么變化。

  今日見這奇景,倒是讓我眼界大開,沒想到世間真有如此奇特的法術存在。

  我抬眸細想,好似很久之前,儒若有隨口同我提過世間有些修仙門派的存在,他們修煉法術,行俠仗義,都是為了有朝一日練得大成之法,飛升成仙。

  那時我似懂非懂,沒想到今日一見,竟是這般有趣。

  彼時,少年們已然御劍緩緩而去,一支隊朝北去,一支朝南,他們像是看不見我一般,無視饒過我飛向天際。

  在他們南支隊的隊尾,是一個約莫七八歲的小屁孩,白白嫩嫩,臉上兩個肉團子很是白皙粉嫩。

  只見他一邊笨拙地在胸前捏著訣,一邊焦急地看著師兄們穩穩離去。終于,好一會地上的迷你劍才搖搖晃晃地騰起,升到距離地面半身高,他倏爾一笑,抹了一把額間的汗。

  之后他又皺了皺眉,小手細細摸著劍柄,圍著劍徘徊兩步,抬腿想上去又上不去,他不解地嘟囔著:“怎么好似哪里不對勁呀……”

  好一會,他才恍然大悟,又捏訣,那銀劍才緩緩降落,花費了一時間之后,他終于安穩地站在劍上,打算御劍而去時,抬頭卻發現大部隊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他站在劍上愣了愣,忽的一個踉蹌,從劍上跌落下來,哇哇哭了起來,“師兄們怎么都不等我啊……”

  豆大的淚像是不要銀子,嘩啦啦滾落,他哭得滿臉通紅,而我看的……

  母愛泛濫……

  如果沒有那場意外的話,恐怕如今的我懷里已經滿心歡喜抱著一個瓷娃娃般的小孩了吧。

  我輕輕嘆了口氣,將行李放到一邊,抓起拐杖,撐著膝蓋吃力地起身朝他走去,喑啞著關切道,“小屁孩,你莫哭啊……”

  話語一出,我不由地一驚。

  我能清晰感覺到聲音之中的濃厚的顆粒感,像是干澀的二胡,很是嘶啞難聽。

  我眸光一暗,心想自嘲也是,我忘了我多久未同人說過話了。

  小屁孩抬眸望了我一樣,淚汪汪的眼睛很是晶瑩剔透,他稚嫩帶哭腔的聲音帶著些許不滿,反駁道:“我喚小十九路風,不是小屁孩!”

  說完他瞪大了眼睛四處望了望,最后視線重新回到我身上,眼眶滿出的淚水不經意滑落,他好似轉移了注意力,徑直拍拍身上的沙土爬了起來,“你剛剛就在這里?我怎么沒瞧見的?”

  他指了指我身后的大石頭,撓撓頭一臉茫然。

  “……”

  我道原來真當我是空氣啊,也罷也罷。這群年輕人估計追著那只蛤蟆太專注了,直接把我給忽視了吧。

  也罷也罷,我看看他,又看看自己,一時說不出話來。倏地,我伸手往包袱摸索了一會,而他,則好奇地關注著我的一舉一動,末了,我終是掏出了一顆白冰糖,遞給路風。

  剛開始他盯了半響,我跟他說這是能吃的東西,并且自己掰了一點放進嘴里,他這才將信將疑地接過去,捻了點糖末含入口里。

  細細品茶之后,他眉眼彎彎,樂開了花。

  他說:“我從沒吃過這般冰涼清甜之物!,我聽了很是感慨,心疼地想摸摸他的頭,小小年紀的他很是警惕,輕微的避開了我,我只能失落地垂下凌空的手,作罷了。

  我問他如何去處,他說他近日才跟著師兄下山歷練,之前也曾有幾次未能跟上大部隊。他修為尚淺,沒法隔空傳音。

  所以只要他待在原地,等師兄發現后,自然能來尋他。

  我滿臉慈愛地看著他,微微點頭,盡管不懂他說的隔空傳音和歷練是為何物,不過只要聽著他奶聲奶氣的腔調,便覺得心中愉快了很多。

  就這樣,明明知曉會耽誤行程,我卻不想去理會,靜靜和他坐著,看看遠處,再看看他,心里是無比的安寧。

  這會,他已經挪過屁股坐在我身旁,夠不到地的小短腿搖搖晃晃,腦袋時不時向他師兄們離去的方向張望。

  許久之后,他有些泄氣,嘟著嘴利用唾沫的爆破,發出“啵!钡穆曇。

  我曉得小孩子的耐心鮮少,為了轉移他的注意了,我轉過頭俯頭望他:“路風小屁孩,你想不想聽個故事呀?”

  被我吸引了注意力,他迎入我眸子。在他清澈見底的眸子里頭,是我蓬頭垢面的臉。

  他嘟了嘟嘴,眼珠子轉了轉,然后點了點頭。

  我眸光波動,思緒回到了那年夏日。

  那時十五歲的我到了及笄之年。

  那日,阿叔放了我一天假,我也特意推了其他的浣衣工作,單單洗了儒若家送來的衣物。

  換了身新衣衫,清洗了發油的頭發,衣冠整齊的我,抬著洗衣桶去了馬家,剛進門就瞧見馬老爹低頭在院子里頭算著賬本。

  儒若并非大富人家。聽說馬老爹的妻子生了儒若之后,大失血離開了,只留下父子二人。

  馬老爹年輕時候是個讀書人,奈何懷才不遇,最后白手起家,賣起了綢緞,當起了一個小生意人。

  就像儒若說的,馬老爹從他小時就對他寄予厚望,希望他有朝一日能金榜題名,為他家揚眉吐氣。

  為了不影響儒若用功,家務活等閑雜瑣事他便找人做了,不過,也真是這個契機,我才能認識儒若。

  我向馬老爹打了個招呼,拐彎將衣物送進了后院。他抬頭朝我點了點頭,繼續埋頭算賬。

  我蹦蹦跳跳,路過儒若窗前時轉頭瞄了一眼,但見雕花木窗緊閉著,我納悶,這會儒若應該在里頭才是呀,難道出去了?

  多少有點失望和落寞,我不悅地撇嘴繞過書房,來到后院的竿子上晾衣服。

  熾熱的陽光傾瀉而下,明媚了整個院子。我俯身拎起一件滴著水的白袍,橫過竹竿攤了上去,那是儒若平日穿的衣袍。

  他身上總是帶著一股淡淡的清香,我也說不上來是什么味道,但是極好聞。

  陽光從我背后打來,將我的影子鋪在腳跟前,我迅速晾好衣物之后,彎腰打算端起盆子離去時,另一抹直挺挺消瘦的影子悄悄疊了上來。

  我瞧著這身形很是熟悉,心中一喜,別過腦袋便瞧見儒若站在我身后,依舊是一身不落塵世的白袍,不過,我卻從未見過這件衣裳,不管,儒若穿什么都是好看的。

  “你怎么知道?”路風插話道。

  “等你長大了就知道了,就算對方放了個屁,皆是彩色耀眼至極!

  “你好惡心……”

 。}外話------

  前面寫的是小樹葉的第一世,因為不是主要的內容,但是又不能缺失,所以大概四萬字就結束了。


  (http://www.mbriur.live/xiaoshuo/70/70663/4705606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riur.live。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