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旺夫農家女 > 第53章,呵呵呵懂不懂

第53章,呵呵呵懂不懂


  楚南喬笑著。

  “嫂子你快吃呀!”

  趙秀秀臉更紅,小口小口吃著東西。

  等趙秀秀吃好東西,楚南喬才端著東西出了喜房。

  趙秀秀才打量起屋子來。

  屋子里很寬敞。

  什么都有,就是炕上也有好幾床喜被,柜子上,窗戶上,到處貼滿了喜字。

  而她的嫁妝,就兩個箱子,孤零零的被放在角落。

  走到窗戶邊,聽著外面熱鬧的聲音,趙秀秀微微抿嘴淺笑。

  以后再也不用受苦了。

  楚青已經被灌了很多酒,不過好在有楚楷、楚榮,為他擋了不少,但是大房親戚太多了,三姑六婆,加上表兄弟,舅兄弟,長輩不好上來灌酒,可晚輩卻是可以的,哪怕楚青這邊能喝酒的也不少,但楚青還是被灌的暈頭轉向。

  好幾次回頭朝喜房看去,惹得眾人哈哈的大笑。

  長輩那邊,也不少人奉承著劉氏、楚老頭,說明年定能抱上胖小子。

  趙茜茜一直看著坐在主桌那邊的溫北海,臉紅紅的,好幾次都快要忍不住去看。

  她兩個兄弟倒是沒想這么多,專心吃飯菜。

  今兒這飯菜可豐盛了,雞鴨魚肉都有。

  溫北海呢,則小心翼翼的朝楚南喬那邊看去,剛好瞧見她夾了一塊肉,放嘴里小口小口嚼著,興許是好吃,眼睛都瞇了起來,又快速的夾了一塊放到嘴里。

  真是可愛極了。

  溫北海垂眸淺笑,也夾了一塊楚南喬夾過的菜,味道果真不錯。

  楚南喬身邊是楚鈺和莫晚晴,都是她的朋友,她招呼著兩人吃,吃好后,帶她們去看趙秀秀。

  趙秀秀見到楚鈺,心里也高興。

  才說了一會子話,又進來了幾個表姐妹。

  喜宴議論擺了過后,還有一些人沒坐上著,又擺了第二輪。

  吃了午飯,送親的就要走了,趙茜茜舍不得走,可她找了一圈,也沒看見溫北海,只能跺跺腳,跟著離開。

  下午還桌子板凳這些,自有本家親戚去做,大房不用管,不過楚申那邊卻一個沒來,大房也沒去請。

  喜房里,一直很熱鬧。

  劉氏、楚陳氏忍了又忍,才沒過來湊熱鬧。

  但楚青被推著進來。

  暈暈乎乎的他看見趙秀秀的時候,笑著走了過去。

  挨著趙秀秀坐下,惹得人頓時面紅耳赤。

  楚南喬想著,給兩人獨處的時間,笑著喚了大家去她院子里坐坐,把空間留給兩人。

  這才出了屋子呢,溫北海就過來了。

  原來是他是來告辭的。

  “吃了晚飯再回去嘛,到時候我送你!”楚榮道。

  他自己也醉的不輕。

  暈乎乎的,東南西北都找不到。

  “先回去了,晚飯下次再來!”溫北海說著,見楚南喬笑瞇瞇的走出來。

  莫晚晴戳了戳楚南喬的腰,提醒她去看溫北海。

  楚南喬自然也看見了溫北海。

  溫北海眸子頓時溢滿了溫柔和想念。

  但顧忌著人多,沒敢上前來。

  楚南喬想了想,讓楚鈺帶著大家先去她的院子里,走向楚榮。

  見他站都快要站不穩,嫌棄道,“三哥,你喝了多少?”

  “不多不多,二哥已經喝吐了!”楚榮笑著,又去挽留溫北海。

  楚南喬看著溫北海,也裝模作樣挽留了一下,“是呀,留下吃了晚飯再回去!”

  “那,好吧!”溫北海道。

  “……”

  “……”

  兄妹倆面面相覷。

  都差點叫出聲。

  晚上要鬧洞房,誰要去送他……

  楚南喬想的是,她就隨口說說而已。

  那話已至此,只能把人留下來,讓他去楚榮屋子里休息。

  “能不能麻煩你幫忙準備一壺熱茶?”溫北海又道。

  楚南喬笑,“當然可以!”

  “多謝!”溫北海抱拳行禮,先一步去了楚榮的院子。

  楚榮看了看溫北海的背影,又看了看似乎有些生氣的幺妹,笑嘻嘻的去追溫北海。

  “陰險!”楚南喬哼了一聲,去廚房準備熱茶。

  廚房里也是很熱鬧。幫忙的人很多,中午剩下的菜也還有不少,都要整理好晚上繼續吃。

  見她進來,“南喬,沒去陪著新嫂子?”

  “我大哥陪著呢,給我二哥、三哥送點茶水過去,他們喝多了!”楚南喬說著,自己去找了茶壺。

  去茶缸里舀了茶倒進去。

  先送去給楚楷,楚楷醉的不省人事,直打呼嚕。

  茶水是用不上了。

  楚南喬又去了楚青的院子,楚青也差不多。

  溫北海站在屋檐下,見楚南喬拎著茶壺進來,手里還拿著茶碗,連忙上前去接。

  “多謝!”

  楚南喬笑著,朝屋子里看了看,“我三哥?”

  “睡了!”

  “哦!”楚南喬低聲。

  想了想又道,“你,你……”

  “想問什么,直接問就是,我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楚南喬略微尋思,“你相中了我什么呀?”

  到底還是問出口了。

  溫北海略微尋思,才說道,“善良、活潑,乖巧、懂事,還善解人意,最主要長得好看!”

  呸。

  這話,她壓根就不信。

  除了長得好看,沒一樣對的上。

  “其實我也沒你想的這么好,我這個人運氣不好,出門總是遇上怪事,在書院讀書也總是生病,所以才四處游歷,拜訪名師,如今我也到了娶親年紀,再不成親,家里爹娘急,定會隨隨便便給我娶一個回來,娶一個自己見都不曾見過,也不知道長什么模樣的女子,不如娶一個我自己相中喜歡的姑娘,你說是不是?”溫北海道。

  楚南喬想。

  有道理。

  “那日在鎮外遇上,你笑得那么好看,我想就是那個時候相中的吧,后來又遇上幾次,我便確定了自己的心思,你若是相不中我,我也不會為難你,不過我怕是連考試都不考,又要出門去了!”

  “那你什么時候回來?”楚南喬急切的問。

  心里有些急。

  她還是舍不得這個家。

  所以想正兒八經的嫁人,然后正兒八經的離家,以后回來也光明正大,不給家里人丟臉。

  “不一定,興許三五幾年,興許一年半載,也或者好多年都不回來,這個難以確定!”

  “……”

  拒絕嗎?

  就溫北海那個可以四處拜訪名師,她就被吸引了。

  “那,那……”楚南喬想了想,“算了,我原先說的話肯定作數的,你要加油呀!”

  這溫北海,真是嫁之覺得他有所圖謀,不嫁,又覺得可惜。

  不管了,就先這樣子,到時候日子過不好,再和離就是。

  溫北?粗h去的楚南喬,微微笑了笑。

  他知道,光是可以到處去游玩,就可以讓她舍不得對這親事放手。

  往后余生還很長,他總會讓她明白,他溫北海會好好待她,不讓她覺得此生嫁錯了人。

  晚飯除去中午的剩菜,還做了好幾個新鮮的菜,不過留下的都是本家親戚,但也有二十多桌,也算是很熱鬧了。

  新娘子被請出來敬酒,跟著楚青一起敬酒,順便先認認親戚。

  又收了不少見面禮。

  楚南喬跟在后面幫忙端托盤,就在那些紅包,眼眸里都是笑。

  那幾個沒給的,明日早上是還要過來喝媳婦茶的長輩,趙秀秀一一記在心里。

  晚上楚青倒是沒被怎么灌酒,不過鬧洞房的時候,就被鬧的很兇。

  吃餃子,背媳婦,楚南喬站在一邊瞧著,眼眸里都是笑意。

  這才是活生生的日子,溫馨,又甜蜜。

  等大家都走了后,還幫忙拎了熱水讓哥哥、嫂子洗漱,離開的時候,順手關了院門。

  把這一方天地留給這對新婚夫妻。

  楚榮還是親自送的溫北海。

  楚南喬回到院子里,院子里空空蕩蕩的,微微的嘆息一聲,懶洋洋的坐在椅子上。

  外面還傳來說話聲,楚陳氏正在分菜,送親戚,天黑,讓他們慢一些。

  等到萬籟俱寂,楚榮也回來了。

  楚南喬洗好澡,坐在院子里的時候,手里把玩著溫北海送的玉釵。

  玉質細膩,溫潤之中,還帶著絲絲暖意。

  就像溫北海這個人。

  表面溫潤如玉,彬彬有禮,但她總覺得,這是一個有故事的男人。

  不是個好東西。

  楚南喬再次給溫北海下了定義。

  打了個哈欠,回屋子去睡覺。

  那只玉釵就落在了枕頭邊,每一次她的呼吸都飄散在玉釵上。

  喜房里。

  楚青坐在趙秀秀身邊,“你去洗洗吧!”

  “好!”

  趙秀秀起身去洗澡,看著角落里幾桶熱水,心里還是甜蜜的。

  利索的洗好出來,楚青也跟著進去洗澡,她便整理床鋪,把床上的花生、紅棗、蓮子都整理出來,沒敢丟,全部放在一邊的籃子里,又重新鋪上了竹席。

  楚青出來,見到趙秀秀的背影,晚上也喝了點酒,就孟浪了些,從后面就抱住了她。

  在她耳邊低語,“秀秀!”

  溫秀秀羞的滿面通紅,“你,你……”

  “歇了吧!”楚青又道。

  在趙秀秀還未來得及拒絕的時候,已經抱著人到了炕上。

  趙秀秀雖害羞,但她聰明,知道要籠絡住男人,床上的事兒就得依著他。

  伸手抱住楚青的脖子,紅著臉去親他。

  楚青本就是個愣頭青,又老實憨厚,先前那是鼓起全身勇氣,加上兄弟慫恿,才壯了夠膽。

  胡亂的扯著衣裳,一陣亂親,雖然兩個人都疼的死去活來,到底還是把這洞房花燭夜給過了。



 。}外話------

  雖然沒加更,字數有多哦


  (http://www.mbriur.live/xiaoshuo/71/71134/5504946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riur.live。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