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天后來襲,傅先生超甜 > 第86章 她哭得也很累好嗎

第86章 她哭得也很累好嗎

  左哲低聲重復著這兩個名字,驟然間,眼中的貪婪和欲念都煙消云散,嘴唇都因為恐懼而蒼白一片。

  傅淮琛他知道,是嘉世新總裁,傅氏集團的董事長,傅家家主......他竟然是姜綰的金主?!怪不得姜綰一出道就簽約了嘉世,左哲終于恍然大悟。

  至于何厲南是誰,眾所周知,何家是南省的首富,整個何家的家業,都是當初何厲南老爺子自己在道上一點點打拼出來的!只要老爺子還在世一天,南省就是何家的天下。

  姜綰是何厲南的孫女......他居然瘋了惹到這個女人身上。

  安穎歡竟然瞞著他!這是要害死他啊!左哲握著酒杯的手打著顫,驀然抬起頭,發現坐在對面的史尋和自己的表情一模一樣:生無可戀,劫后余生。

  “姜小姐,我還有事,今天實在是失陪了,我,改日我必登門道歉,對不起,今天的事情都是誤會,真的,都是誤會......”

  他要去找安穎歡算賬!左哲不敢直面姜綰身上的殺氣,跌跌撞撞的站起身,不顧周圍的鶯鶯燕燕,狼狽的離開宴會。

  姜綰淡淡的看著他離開,放下酒杯,感覺自己周身的血液都在緩慢的燃燒。

  算計到她的頭上還想輕易離開,左哲這樣的敗類,未免把她當成了個傻子。

  “姜......姜綰小姐,那我也——”史尋也想溜之大吉。

  “別啊史少,你不是很久沒見到我,很想和我喝酒嗎?”姜綰回過頭,聲音壓低,仿佛是在他的耳邊輕輕的笑了一下,紅唇妖異,眼瞳似水,如同勾魂奪魄的妖精,讓史尋更加不敢說話。

  史尋快哭了,他感覺自己現在已經對喝酒這兩個字有陰影了,他再也不要喝酒了。

  “姜綰小姐......我,今天我真的,這事跟我沒關系啊我就是一個路人,是左哲拉著我說來看看,我真的沒想到他要害的人是您,我要是真的想報復您,也不可能提醒您那個果汁有問題,他,他算計好的給你下了藥,我絕沒有和他同流合污——”

  史尋慌張的搖著頭解釋,生怕姜綰懷疑他。

  姜綰靠近到史尋面前,輕飄飄的,一字一頓的問道:“告訴我,安穎歡和左哲的房間在哪?”

  “什,什么?”

  “左哲給我安排的房間,在哪?你聽不懂普通話嗎。”

  冷冽的眼神,看他仿佛在看一個死人。

  史尋頓時汗如雨下,顫抖著把左哲告訴他給中藥的姜綰準備的房間號碼,以及左哲的計劃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姜綰。

  “給我下了藥之后送到這個房間,史少,沒想到你還有NP的嗜好呢。”姜綰聽完史尋的話,臉上的笑容更加明媚了幾分。

  史尋瘋狂搖頭:“我,我這不是一時鬼迷心竅了嗎,我怎么敢.......是左哲,他就是業內給人牽橋搭線的紅娘。”

  “他牽橋搭線,你樂在其中,你們兩個沒有什么區別。”姜綰的眼中滿是厭惡。

  左哲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初入娛樂圈的女孩子被他們用下三濫的手段迫害,有的和他同流合污,墮入深淵,直到迷失自己,而有的,永遠的離開了這個圈子,甚至,離開了這個世界。

  前世,她因為撞破了左哲的聚會,為了避風頭小半年沒有通告,恐怕也是左哲操縱的結果,為的,是等待她向他們妥協。

  只是,等到的是她的死。

  史尋咬牙解釋道:“我是喜歡在娛樂圈找女人,但我找的都是你情我愿......那日,那日是意外,我看見宋小姐喝醉了,一時鬼迷心竅,也是因為姜小姐你——”

  “行了別廢話了,”姜綰站起來,宴會已經結束了,“沒想到史少居然是博峰的老板,既然史少這么想和左哲撇清關系,又自詡自己是守法好青年,那正好,去找家媒體,把他和安穎歡給我拍了。”

  史尋:“不不不我不是老板,我是副的......”

  “你找不找?”

  “左哲的圈子里有點門路,我就算是找媒體拍了他們兩個,他也能把這件事壓下去,恐怕對他不會有任何影響,姜小姐,這件事您看您也沒事,要么就這么算了,左哲以后也絕對不敢動你了,而且今天他和安穎歡還得鬧掰......”史尋猶豫的說道。

  “你找不找?”姜綰聲音冰冷的重復。

  “我......”

  “既然不找,那我去找傅淮琛好了,想必他一定會好好的查一查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不會讓我受到任何委屈。”

  “找,我找!我馬上找!”史尋瞬間點頭。

  姜綰快步的走出包間,史尋亦步亦趨的跟在后面,又慌亂的聯系媒體。

  一出鴻園樓,姜綰深呼吸著,傍晚的冷風被吸入肺部,她感覺自己體內的燥熱才漸漸平息,倚在空曠的停車場角落,整個人控制不住的有些暈眩。

  “那個,姜小姐,我,我聯系迅牙娛樂新聞的狗仔了,只不過我還是怕這件事被左哲壓下去,您覺得——”史尋說到一半,姜綰就橫出一根手指打斷他。

  “只要左哲和安穎歡兩個人被小范圍爆出包養和被包養的關系就好,就這樣,你可以滾蛋了。”

  姜綰控制著自己的語氣,淡漠的說道。

  她本來也沒有指望這件事被爆出來給全華國知道,左哲能被稱為娛樂圈的紅娘也不是白叫的,她只需要,讓何斬一個人知道這件事就好。

  “那好吧......姜小姐,您沒事吧,要么我送您回家?您放心,我又不敢做什么,我絕對——”史尋看著姜綰,雖然姜綰的語氣仍舊冷漠,眼神也清明寒冽,但是臉頰卻是不正常的潮紅。

  “滾蛋!”

  史尋慌慌張張的跑了。

  姜綰面對著空曠的停車場,瞇起雙眸,醞釀了一分鐘的情緒,撥打何斬的手機號。

  撥通不到五秒就被另一頭接通了,何斬淡漠清冷的嗓音傳出來:“姜綰,什么事?”

  “嗚嗚嗚——”

  何斬正在電腦桌前看文件,見到是姜綰來的電話后,故意冷著聲音說話。

  然后,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陣哭聲。

  何斬瞬間就慌了,手機差一點被扔出去,他猛地從電腦桌上站起來,激動的吼:“姜綰,你怎么了?發生什么了?”

  “嗚嗚嗚,哥哥,哥哥——”

  少女的聲音悲切絕望,仿佛被全世界拋棄,哭的泣不成聲,還小聲小聲的叫著他哥哥。

  她一叫哥哥,把何斬的心都叫碎了,什么不聽話,什么不好好學習,什么自甘墮落,他哪里還生姜綰的氣,這可是他唯一的妹妹,是這個世界上他最親最親的人!

  何斬想起來,綰綰小時候分明還會騎在自己的背上笑的,她會軟軟糯糯的叫自己哥哥,連冒著鼻涕泡泡對自己張牙舞爪的時候都那么可愛,母親和他對她含在嘴里怕化了,從來不忍心訓斥一句的,可是母親去世之后,他怎么就慢慢的忽略了姜綰呢?

  在何斬的記憶里,從姜綰懂事開始,除了母親何婉去世的時候,他就再也沒有看到姜綰哭過。

  連自己把她一個人留在那個家里,她都驕傲的,不屑一顧的承受,不管受了多大的委屈,她永遠都表現的渾身是刺,飛揚跋扈,好像自己還是那個家里獨一無二的小公主,讓何斬一次次的忽略了她的感受,被她越推越遠。

  原來,綰綰也是會哭的。

  何斬心如刀割。

  “到底發生什么事了?發生什么了,你告訴哥哥,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我幫你揍他!綰綰,到底怎么了?你告訴哥哥你在哪里,哥哥帶你回家!”

  “綰綰,哥錯了,你想干嘛都行,你想在娛樂圈哥哥幫你,我明天就和華藝解約,到底發生什么了?”

  他不停的說著話,聲音顫抖沙啞。

  電話那邊的姜綰也不說話,就專心的做一件事。

  哭。

  何斬感覺自己的心被她哭成一片一片的,碎成渣又被碾成塵了,他的冷靜,他的自控都消失不見,他現在只想找到自己的妹妹,內心忍不住的開始想象更恐怖的事情。

  他實在不知道,他的小綰綰到底經歷了什么,才會哭成這樣。

  “綰綰,你到底在哪啊?!”

  直到何斬馬上就要崩潰的時候,姜綰終于停止了哭泣,啜泣著,嗓子都啞了,磕磕絆絆的說:“我......我在鴻園樓......我在鴻園樓的酒店里......房間號1932號,還,還有安......”

  何斬的大腦中“轟”的一聲,就什么也聽不清楚了,他瘋了一樣跑出公司,沒有穿外套,滿腦子只剩下姜綰的話。

  鴻園樓的酒店,哭著的妹妹......

  他鏡片下的雙眸猩紅,失去了所有理智,甚至完全沒有去思考這件事情的邏輯,一腳將油門踩到最大,攥著手機的手青筋暴起。

  “綰綰,你冷靜一下,你,你等等,哥馬上去接你回來,什么事情等哥到了再說,不管是誰,誰敢動你一下,哥殺了他!!”

  “哥,我等你......可是,門,門被鎖住了。你慢一點,慢慢的開車,我好怕。”

  姜綰斷斷續續的說道,她隔著手機都能聽到呼嘯的風聲,可見何斬把車速提高到了多快,為了避免意外,她還是象征性的提醒了一句。

  她坐在地下停車場的臺階上,肩膀哭的一抽一抽的,雙眸紅的像一只兔子,胃里一陣翻涌,頭疼的厲害

  “哥,我——”再一次啜泣的說了兩個字,她就果斷的掛斷電話。

  何斬聽著她戛然而止的聲音,徹底瘋了。

  掛斷電話,姜綰氣喘吁吁,滿頭大汗。

  她賭對了,何斬絕沒有見到自己哭成這樣過,越是堅強的人,哭起來的威懾力就越大,別說他崩潰,她自己都忍不住心疼自己。

  她演戲也是很累的好嗎,姜綰扶著冰冷的墻面緩緩站起來,眼眶濕潤,掛著幾滴眼淚,雖然內心的確被原主殘留在潛意識的情緒影響,但哪有一點泣不成聲哭到崩潰的樣子。

  對不起了哥,你自己一個人去1932吧,見證綠色瞬間,妹妹就不陪你了。

  如果進不去門,妹妹提醒過你,門反鎖了,砸。

  因為起身的有點猛,姜綰的大腦天旋地轉的暈眩起來,一些激烈的畫面積壓般的出現在腦海中,她默默的咬住下唇,嘗到了一點鐵銹的味道。

  她的確不能喝酒。

  不是酒精過敏,而是她只要喝一口酒,就好像回到了臨死的時候,身體本能的顫抖著。

  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姜綰控制著自己寸寸崩塌的神志,唇瓣咬破,被鮮血染成殷紅。

  她死死的皺著眉,頭痛欲裂,渾身發燙,周圍的嗡嗡的嘈雜聲音。

  不過是一杯雞尾酒而已......姜綰的意識還是漸漸模糊了起來。

  “江晚,別怪我心狠。一個沒有了任何價值的廢物,擋了別人的路,死了,就結束了,我是在幫你解脫。”

  “江晚,你一個廢物,憑什么霸占著陸珩之心里的地位,你還有臉霸占珩之師兄前女友的身份在這個圈子里待著,只要,只要你不在了,珩之師兄就是我的了,他總有一天會愛上我!”

  “江晚姐,對不起啊,只是讓你喝點酒,明天,你就不會記得這件事了......”

  臨死前的一幕幕出現在腦海,姜綰的腦袋里像是炸開了一道驚雷,內心忽然浮現出一個令她戰栗驚懼的疑問。

  她......到底擋了誰的路?

  ------題外話------

  再一次通知,只有兩更了哦!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72/72555/1048610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qb5200.tw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