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天后來襲,傅先生超甜 > 第61章 她和你有什么關系?(二更求訂閱)

第61章 她和你有什么關系?(二更求訂閱)

  陸珩之。

  她在心底低低的念了一遍這個名字,然后收回自己的視線,平靜的步伐接近,擦肩而過,她沒有再看他一眼。

  牧嵐跟著姜綰身側,同樣沒有理會陸珩之。

  不是他不想理會,而是他根本不認識,他只知道嘉世公司里都是明星,至于這些明星都是誰,他還真不知道。

  韓亦跟在陸珩之的身后,剛走下電梯,就看見了姜綰,前一刻還在跟陸珩之說什么,瞬間仿佛被掐住脖子的公雞,臉色迅速冷下來。

  身后的步伐一直不遠不近,陸珩之打量著她,眼神清淡。

  “這個人,就是姜綰。”韓亦的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傳到姜綰的耳朵里。

  隨后,她就聽到熟悉的低聲響起,明明是平淡的話,陸珩之說起來就仿佛是醉人的白葡萄酒,讓人聽到心里發顫:“也叫江晚嗎......那真是很巧。”

  姜綰記得陸珩之跟她半是抱怨的說過,音色太好聽也是有苦惱的,他平時只能壓低著聲音說話,否則一不小心就會被誤會在勾引人。

  “是很巧了,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也很驚訝,我跟你說過了吧,這個姜綰前段時間還把我耍了.......也不知道今天傅總讓咱們來,究竟打算做什么。”

  “傅總是叫你來,跟我沒任何關系。”陸珩之的聲音輕飄飄的傳來,語氣無奈。

  韓亦:......

  身后的聲音漸漸低下去,姜綰和牧嵐已經走到總裁室門口。

  門內傳來傅淮琛清晰的聲音,姜綰推門而入。

  這是一個布置的硬朗而簡潔的辦公室,黑與白兩種顏色,沒有任何美化的裝飾,顯現出主人的性格。

  黑色的辦公桌上,只有董事長工作牌上冰冷冷的“傅淮琛”三個字,和他的主人一樣冷若冰霜,深沉內斂。

  牧嵐朝傅淮琛示意之后,還沒從辦公室走出去,陸珩之和韓亦就走了進來。

  “你去那里。”傅淮琛從辦公桌上的文件中抬起眼,隨手指了一個方向。

  姜綰順著手指看去,辦公桌很寬闊,最遠處是一覽無余的深色落地窗,側邊有一個透明的方形玻璃茶幾,旁邊是一張潔白的真皮小沙發,只能坐一個人。

  她看了一眼陸珩之,怎么也想不到他會和傅淮琛會關系很好的樣子,所以,傅淮琛是讓自己坐?

  姜綰“哦”了一聲,乖乖到沙發邊坐下來,就看見茶幾上放著一沓文件資料,題目是“嘉世娛樂簽約條例”,默默的拿起來,果然,內容上面有著自己的名字,她一頁一頁看了起來。

  姜綰才坐下來,就聽到韓亦的聲音:“傅總,這位是您要簽約的新人?”

  傅淮琛語氣淡淡的說道:“她是我要培養的新人。”

  韓亦面色一變。

  簽約和培養,可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意思。傅淮琛剛接手嘉世,底下的人還摸不準這位的脾氣,若是他上任的第一件事是培養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新人,那么這個新人簡直是祖墳上冒了青煙,前途不可限量。

  陸珩之終于認真起來,他輕笑了一下,眼神有些復雜的打量著姜綰:“這么說,姜小姐以后,就是我的小師妹了。”

  姜綰朝他隨意的點了點頭,沒回話。

  傅淮琛盯著陸珩之,莫名的升起幾分煩躁,問韓亦:“你帶他來是干嘛的?”

  韓亦見傅淮琛問自己,連忙回答:“傅總,請您考慮一下珩之今年下半年的工作安排吧!他剛拍完《北帝》,已經休息了快兩個月了,什么活動也沒接,主要是,都是因為......他最近比較消極,我是希望接新人的,當然我更希望珩之能參與《北帝》的后續宣傳,可是他——”

  “他怎么了。”

  “他,他想回帝都,”韓亦難以說出口,他也是沒有辦法了,他實在無法說服陸珩之,但是他也不可能讓陸珩之如愿,“做音樂,做江晚沒做完的那部分音樂。”

  陸珩之在一旁不咸不淡的說:“我難道還不能做音樂嗎?”

  韓亦一副便秘的表情:“傅總,您知道珩之唱歌有多——難聽嗎?”

  陸珩之:“韓亦,所以傅總還真是來找你的,結果你拖著我回公司被訓?”

  陸珩之溫雅淡然的面容漸漸冷了下來:“我可以答應你這段時間出通告,配合宣傳《北帝》,也可以去上你想讓我上的活動,但是,音樂是阿晚的夢想,現在也是......我的夢想。”

  “你的夢想?”傅淮琛的眼底劃過幾分譏諷的冰冷,聲音寒冽,“當初看不起江晚做音樂的人是你,現在在她死后假惺惺的人也是你,陸珩之,你以為你很高尚?”

  “既然陸影帝那么喜歡做音樂,不如和嘉世解約,想必你更能專心致志的做音樂。”

  韓亦面色大變,緊張的看著陸珩之,生怕他同意,要知道,陸珩之還如此年輕是已經是華國影帝,是最接近那個男人的存在,前途無限,如果沒有他,他韓亦怎么可能成為嘉世第一的金牌經紀人?

  陸珩之的面容有著淡淡的哀傷,他攥緊拳頭,最終也沒有說出解約的事情。

  江晚的所有音樂都是在嘉世做的,版權都歸嘉世,他解約了自己做音樂又有什么用?

  “傅總,阿晚只是沒有遇見那個貴人,她是一塊美玉,還沒打磨就......難道她的作品就那樣蒙塵一輩子嗎!”陸珩之神情晦暗的看著傅淮琛,堅持道。

  傅淮琛的聲音更加無情:“她蒙不蒙塵,和你有什么關系?”

  陸珩之咬著牙,溫文爾雅的面容激動起來,他眉眼深邃,薄唇抿成一條線,眼底的深情仿佛凝固的黑曜石,低沉著嗓音一字一頓:“傅總,她和你,又有什么關系?”

  傅淮琛周身的寒氣幾乎凝固,臉色卻驀的蒼白了幾分,眼底有著幾分隱忍的鈍痛。

  他,無力反駁......

  “江晚的確和傅先生沒關系,可是,她和我有關系啊。”

  華麗慵懶的聲音,帶著幾分不明的喑啞,輕飄飄的在僵硬的空氣中響起。

  姜綰整個人都陷在柔軟的小沙發里,周身都散發著人畜無害的氣息,一張明艷的臉笑容璀璨,明亮的眼眸微微瞇起,看不清里面的神色:“現在,江晚前輩從前的歌的所有版權,都在我的手里了。”

  她越過陸珩之看著臉色蒼白的傅淮琛,揚了揚手里的合同,笑了一下,一副“驚不驚喜,意不意外”的表情。

  合同翻到最后一頁,已經簽上了筆畫瀟灑飄逸的“姜綰”二字。

  傅淮琛微不可察的揚起唇角。

  “而現在,她就跟陸......前輩您,更沒有關系了。”

  陸珩之似乎聽不出姜綰語氣中的冰冷,仍舊維持著溫潤的面容,微微蹙眉,目光移向她:“姜小師妹,你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不好意思,陸前輩,我剛剛和嘉世娛樂簽了約,傅總已經將江晚前輩歌曲的全部版權,包括后續的改編權,都交給了我。”

  姜綰說著,隔著陸珩之和傅淮琛對視,這個男人真的很會做人,或者說真的是她的粉絲吧,把版權交給自己,這樣的合約內容她根本無法拒絕嘛。

  何況......陸珩之以為,他是她什么人?憑什么,有什么資格代替她完成那些音樂?

  她不過是十七歲的時候和陸珩之情投意合,兩個人并肩走了一段路而已,說到底,她們已經分手五六年了。

  至于陸珩之是不是對她舊情難忘,她想了想他們分手前那段時間的冷戰和吵架,早就耗光了彼此的感情,她還真想不起來陸珩之對她有什么難忘的,就是有,也與她無關。

  “為什么?傅總,為什么你寧愿把版權給一個和阿晚沒有任何關系的新人,也不愿意給我?”陸珩之凝視著傅淮琛,語氣仍舊清淡,卻透著淡淡的質問,“難道,傅總你對阿晚——”

  “因為你不配。”

  傅淮琛已經從陸珩之剛剛的話中回過神來,聲音淡漠的沒有絲毫起伏,他平靜的和姜綰對視,眼底劃過一抹帶著寵溺的笑意。

  “江晚生前留有意外事件法定遺書,她的一切都無償贈與一所孤兒院,而她音樂著作方面的版權則歸公司和宋唯溪所有。”

  隨著傅淮琛的話,這一次,輪到陸珩之的臉色蒼白起來。

  “你認為,宋唯溪會把她的東西交給你?”

  一旁的姜綰:我什么時候留了遺書?什么時候把版權給了唯溪,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宋唯溪是星漢的,她沒有權利——”

  傅淮琛:“她有。”

  他說她有她就有。

  陸珩之神情晦暗的看著傅淮琛,沉默了片刻,他的唇角浮現出一抹淺淺的笑容,苦澀,沉郁。

  “我明白了,對不起,傅總,是我太沖動了。”他垂下眼簾,周身的溫潤和沉穩始終沒有消散。

  “陸珩之,如果你想離開嘉世,”傅淮琛看著他,眼底有些陰翳,指腹一下一下的敲擊著桌子,仿佛敲在陸珩之的胸口,“嘉世隨時歡迎。”

  陸珩之抿了抿唇,笑的仍舊謙和而優雅,一舉一動都充滿紳士風度:“嘉世是我的家,我怎么會離開自己的家呢。傅總,如果沒事的話那我先走了,這段時間我的什么事情都交給韓亦,讓他辛苦了,傅總可以給他漲漲工資。”

  陸珩之轉身離開,在路過姜綰身側的時候,他微微低下頭,溫柔清淺的音色在她的耳畔響起。

  “姜小師妹,希望你能不讓阿晚失望,否則,我就是搶,也會把她的東西搶回來。”

  “哦。”姜綰不咸不淡的哼了一聲。

  陸珩之深深的看了一眼姜綰,離開了總裁辦公室。

  韓亦在一旁終于松了一口氣,看來他找傅總找對了,他就知道,陸珩之是不可能和嘉世解約的。

  陸珩之能成為影帝,除了實力,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知道審時度勢,這一點,他早在六年前就發現了。

  否則,他那時候也不會......

  “哈哈,那就這樣,傅總,我馬上給珩之安排《北帝》的宣傳,他也閑了很長時間了,”韓亦喜笑顏開,又問,“那傅總,您今個找我來是有什么事情吩咐?”

  “帶出了江晚和陸珩之,韓亦先生也是嘉世的功臣和老人了,所以,我打算將姜綰交給你負責帶,韓先生,你有什么意見嗎?”傅淮琛的手指敲了敲桌面,目光不變。

  “什么?!”從天而降的好事,砸的韓亦暈頭轉向,“我當然沒——”

  “他沒有意見,我有。”

  姜綰打斷韓亦的話,冷冷的說道,她臉色的笑容始終沒有消散,只是眼底漸漸浮現出幾分冰冷,黑暗的氣息,讓傅淮琛知道,這件事,他做錯了。

  “傅總,你放心,姜綰小朋友交到我這里,您絕對放一百個心,不管是資源還是對內,我會對她一視同仁,您知道的,我有這個經驗,姜同學有些年輕氣盛是好事,年輕人嘛,總是得跌幾跤才能歷練歷練。”

  韓亦一口答應,生怕傅淮琛反悔。

  他背對著傅淮琛,看著姜綰的眼中是肆無忌憚的打量和笑意,聲音很是熱情,眼底卻滿是冷厲。

  姜綰沒有在意小人得志的韓亦,一動不動的看著傅淮琛,似乎在等他回應。

  “傅總,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準備合約了,我先看看姜同學和咱們公司簽約的條款——”韓亦上前,想要拿起桌面上放著的合約。

  下一秒,他的手被傅淮琛死死的攥住。

  “我想了想,韓亦先生培養了一個死人,一個懂得審時度勢的情種,一個胸大無腦的廢物,根本擔不上金牌經紀人的名聲。”

  冷漠的聲音,無欲無情的響起,仿佛摻了讓人恐懼的冰霜,讓韓亦火熱的心頃刻之間如同被澆了一盆冷水,

  “傅總,您說的這些都是......都是誤會,”他尷尬的想掙脫傅淮琛的手,又不敢用力,陪笑著解釋,“江晚她是患了抑郁癥自殺的,珩之,珩之他是咱們華國小影帝哈,靈萱她,她的粉絲和熱度也不差,她走的就是性感風。”

  姜綰實在忍不住的想笑,本來很生氣的情緒都被韓亦的話逗笑了,淡淡的開口:“看來韓先生還知道傅總說的都是誰啊,對號入座的還挺準的嘛。”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72/72555/526402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qb5200.tw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