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天后來襲,傅先生超甜 > 第36章 再遇傅淮琛

第36章 再遇傅淮琛

  少女蜷縮著靠在吧臺,好像承受著巨大的痛苦,閉著眼睛,屈辱而無助。

  她潔白的衣服被淡金色的酒液浸濕,姜綰用力的睜開眼睛,死亡般的氣息將她籠罩,讓她幾乎沒有力氣去呼吸,四肢也漸漸使不上丁點力氣。

  上一世,她就是這樣死的。

  真難受啊。

  忽然,眼前那個令人作嘔的史尋——

  被踢飛了。

  一個高大的身影,將她籠罩其中。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靜止,周圍的一切都模糊起來,唯有他的身影,銳利如芒。

  保鏢都沒有反應過來,史尋只感覺眼前一黑,就慘叫一聲跌出去兩米遠,砸爛了幾箱洋酒。

  他踉蹌的爬起來,搖晃了一下,吐出一口血,沙啞的吼:“媽的,誰敢打老子子子子子——傅......傅爺。”

  史尋一邊謾罵一邊看向來人,驟然,原本醉醺醺的神志如同被當頭澆下一盆冷水,瞬間酒醒了幾分。

  “傅傅傅.......傅爺。”

  誰能告訴他,為什么帝都的傅家家主,會出現在H市?

  “我們都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

  傅淮琛彈了彈衣角,微微彎腰,拎起已經昏迷過去的姜綰,語氣平靜的有一絲滲人。

  “所以,既然史三少喜歡喝酒,那就讓他喝,多喝點,助助興。”

  “你他媽是誰啊,從哪來的小白臉,敢打我們尋少!”身后的寸頭跟班不明所以的大吼了一聲,就要上前。

  史尋顫顫巍巍的拽住寸頭跟班,面色如紙。

  “尋少,你別怕他,他敢動你一個寒毛,今天我讓他走不出去晚風!”

  “祝宏偉,你,你他媽的給老子跪下!”史尋的臉色成了豬肝色,哭了,嚇的。

  他知道,他今天才是真的走不出去晚風了。

  前一秒還囂張陰狠的史三少,瞬間萎靡成了一坨屎,回手扇了自己的跟班一巴掌,“跪下,給傅爺道歉!”

  寸頭跟班懵了,不知道怎么了,他不是在替尋少出氣嗎?為什么他要打自己?

  他看了一眼傅淮琛淡漠而冷峻的臉,才終于明白過來,這個男人,居然是史尋都惹不起的。

  史尋叫嚎著:“傅爺,我真的沒想到......宋小姐是您的人?還是,是......這位小姑娘是您的人啊?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是我混賬,我這不是看見宋小姐喝醉了,想送她,我馬上把她送回星漢——”

  “賀誠,好好請史三少喝酒。”

  “是。”

  傅淮琛身后,一名穿著黑色筆挺西裝的青年男子走出來,招呼了幾人,面無表情的走向史尋。

  傅淮琛盯著懷里小小的一團,湊近了一些,能夠看見少女精致絕美的臉上泛著不正常的潮紅。

  她的頭發散亂著,遮住了半邊側臉,露出的幾寸小臉干凈清透的過分,睫毛又濃密又纖長,像是一雙撩人的小扇子,讓他的心里癢癢的,莫名升起幾分想要摸一摸的沖動。

  正當傅爺按耐不住,準備付諸行動的時候,姜綰的睫毛猛地顫抖了兩下,隨即緩緩睜開眼睛。

  眼底,猩紅的布滿血絲。

  鋪天卷地的死亡氣息,自她的眼底泄露,讓傅淮琛愣了一下。

  姜綰一抬頭,就對上一雙熟悉的眼睛。

  之所以熟悉,是因為上次她重生之后,第一眼看見的,也是這一雙眼睛。

  四目相對,傅淮琛生的一雙冷寂深邃的鳳眸,一眨不眨的看著她。

  他的眼底墨色濃郁,黑如深淵,仿佛波瀾不驚的廣闊深海,亦仿佛卷攜著極寒之地的萬千風雪,讓姜綰瞬間清醒了幾分。

  好巧啊呵呵呵......姜綰垂眸,勾了勾唇角,算是打個招呼。

  “醒了?”聲音低沉冷冽,是深入骨髓的涼薄漠然,像是天邊寂寞飄灑的雪花。

  “醒了。”姜綰啞著嗓子回答。

  她用盡力氣才從剛剛那個槽糕的狀態中回身,大腦還是一陣刺痛昏醉,不過還能撐一會兒。

  壓下情緒,姜綰的眼神掃過史尋,史尋正被一個西裝男帶著三名壯漢灌酒,整張臉被埋到一個橡木桶里,里面是咕嘟咕嘟冒泡的辛辣洋酒。

  史尋一邊胡亂掙扎,一邊哭嚎慘叫,凄慘的讓人心里悚然,卻又說不出的可笑。

  “哈哈......”姜綰低低的笑出聲來,唇角勾起一個弧度,聲音沙啞,又有幾分撩人的華麗。

  “有意思。”

  旁邊那個寸頭叫什么來著?

  祝宏偉?

  “一個是屎,一個是豬。”

  “老師有沒有告訴過你,女孩子不要罵人這么粗俗?”傅淮琛有些費解,怎么這朵小白花,和他預想的不太一樣?

  姜綰顫抖著從傅淮琛懷里擠出來,靠著吧臺,揚起唇瓣,笑靨如花。

  讓人憐惜的純白少女,唇角沾著血,讓她看起來美艷逼人,如箭矢般炙熱耀目的光芒射向他的心臟,帶起心尖一陣酥麻的漣漪。

  “我還能更粗俗一點哦。”

  傅淮琛盯著她,眼底是自己都沒有發現的光亮。

  她挪到史尋和祝宏偉旁邊,靜靜的看了一會兒,目光準確無誤的鎖定到了之前給自己灌酒的寸頭跟班身上。

  “史三少喝的差不多了,那你是不是也該喝點?”

  寸頭的身體抖成了篩子,低著頭,眼淚和鼻涕一起流下來。

  傅淮琛在一旁看著,淡淡的吩咐:“聽她的。”

  賀誠眼里掠過幾分驚訝,不由打量起這個少女,默默地點了點頭,松開史尋。

  史尋的臉終于離開酒桶,他扶著吧臺,瘋狂的咳嗽著,眼淚大滴大滴的落下,酒液從鼻孔流出來,仿佛被人非禮蹂躪了一番。

  “扇自己的臉。”

  姜綰看著寸頭,平靜的說道。

  “什......”寸頭愣住。

  “他不扇,你扇。”她重復道,扭頭沖著史尋笑了一下,但這個純凈如一朵小白花的笑容,在史尋的眼里就是純粹的惡魔,“你扇他,聽不懂嗎?”

  史尋佝僂著腰干嘔,看了一眼傅淮琛,他看自己的眼神仿佛看一個死人,讓史尋渾身篩子一樣抖著。

  他又看了一眼笑容燦爛的姜綰,猶豫了一刻,眼里的狠辣一閃而過,毫不猶豫的鉚足了勁兒,一巴掌抽到自己的跟班臉上。

  寸頭捂著臉,卻不敢躲閃,看著史尋的眼里漸漸爬滿怨毒。

  “繼續。”姜綰對史尋說道。

  “我不喊停,你就繼續抽。”

  于是,史尋就只能咬緊牙關繼續抽下去。

  啪——

  啪——

  寸頭的臉已經腫成了真的豬頭,但姜綰沒有喊停,傅淮琛不說話,史尋一刻也不敢停,他怕一停下來,賀誠就會把他繼續按進酒桶里。

  那種滋味,實在太難受了。

  她最喜歡看狗咬狗了。

  姜綰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唇角的笑容惡劣又明媚,烈酒的后勁兒交織著腦海里糟糕的回憶,她擰著眉,回頭抓住身后男人的衣領。

  “送宋小姐回去......謝謝你。”

  說完,纖白的小手無力的從傅淮琛的衣領滑下去,他心頭一跳,下意識的撈起姜綰。

  ------題外話------

  看文記得留言收藏哦~

  (http://www.mbriur.live/xiaoshuo/72/72555/538220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riur.live。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