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天后來襲,傅先生超甜 > 第33章 韓亦的貪欲

第33章 韓亦的貪欲

  “拉直,全部染成黑色。”

  次日傍晚,姜綰就近找了一家理發店。

  “姑娘,這粉色挺好看的,也很適合你,你的頭發之前漂過,現在染黑可惜了,要么你試試粉色漸變灰紫色?你皮膚白,染了也好看。”

  理發師看著靠在椅背上的姜綰,既驚艷又覺得可惜。

  粉色本身就是特別挑人的一個發色,很少有人染粉色的頭發,更少有人粉色頭發能這么好看,好看到他都覺得這個小姑娘是不是某個不知名的明星了。

  不過,明星可不會找他這樣的小店。

  姜綰雙眼微微瞇起,笑了笑,態度堅決:“就染黑。”

  她忍不了。

  她忍了一個月了。

  理發師是不知道她這一頭粉色頭發有多招人眼球,而且,姜綰以前的頭發還燙過,這一個月她細心打理,一頭方便面粉發才正常的讓理發師覺得可惜。

  最重要的是,劉啟照那部偶像劇的女二號,人設是個學霸白富美女神,她這一頭粉色頭發,是要等著被趕出劇組嗎?

  兩個小時后,姜綰睜開眼睛,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微微的笑了一下,鏡中的美人也勾起嘴角,美得讓人心驚。

  黑色的柔軟發絲垂散在肩頭,映著那張臉越發白皙,長劉海被剪短,露出清晰動人的眉眼,仿佛含著清澈一汪溪水。

  她的容貌精致秀美,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微抬,眼底氤氳著嫵媚的霧色,淡薄的紅唇輕勾,使她看起來有一些冷艷。

  理發師本來的這發型是往乖巧了做的,結果出來的效果卻是讓她冷艷又優雅,不由感嘆:果然,長得好看,什么顏色的頭發都好看,什么樣子的造型都Hold的住。

  *

  在H市,晚風不止是一間夜店加酒店這么簡單,它的外圍是酒吧和清吧,里面還有各種包廂,內部更有一所會館,一到晚上,這里就是富二代和各界名流的夜場。

  韓亦把談話的地點約在這里,也有試探姜綰深淺的意思。

  天色漸晚,姜綰剛走進晚風,一個身影就迎面撞過來。

  姜綰踉蹌了一下,而那個女人則整個人后退了兩步,在她的視線里,女人的高跟鞋歪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倒。

  “唯——”

  她瞳孔一縮,身體快過大腦的扶住女人。

  宋唯溪被姜綰扶起,她染得一頭亞麻色的波浪卷發,遮住了半邊側臉,戴著一個巨大的幾乎能夠遮住半張臉的墨鏡,瘦了,本來流暢的臉部線條瘦成了瓜子小臉。

  姜綰扶住她的瞬間,就聞到宋唯溪身上濃濃的酒氣。

  這女人喝了多少酒才能醉成這樣?經紀人呢?

  “不好意思,這位小姐,你沒事吧。”姜綰沉聲說道,唇角勾起一抹柔和笑意,眼底卻有些苦澀。

  她用了很大的力氣,才壓下要和宋唯溪相認的沖動。

  宋唯溪怎么會在晚風?如果說她是為了參加自己的葬禮回國,那么現在已經過了近一個月,她應該回米國工作了。

  “晚晚......是你嗎?”

  宋唯溪醉醺醺的抬起頭,小聲的問道,朦朧中,她好像看見了江晚。

  姜綰沒有回答她的話。

  她已經看見了遠處朝她招了招手的韓亦,眼底一暗,不動聲色的擋住韓亦看向宋唯溪的視線,朝韓亦走去。

  她相信,如果韓亦知道堂堂金蘭影后宋唯溪在晚風喝成這樣,說不定會用這件事告訴媒體,給宋唯溪使絆子——韓亦足夠無恥。

  “晚晚......”

  宋唯溪靠著墻,眼前一陣迷茫,小聲的呢喃著。

  她見姜綰走了,癡癡的搖了搖頭,朝另一個方向跌跌撞撞的走去。

  她只知道剛剛有一個像是晚晚的人攙扶著她,然后那個人走了,又只剩下她一人了。

  姜綰遠遠的看著宋唯溪離開,心里酸痛,面色的笑容漸涼。

  唯溪會來晚風喝酒,她的經紀人很負責,應該是知道這件事的......自己不該去擔心,她現在已經不是江晚了。

  “姜同學,你終于來了,我等了一會兒了。”韓亦笑容溫和,除去眼底若隱若現的精光,他看起來的確像個君子。

  姜綰點開手機屏幕,擺到韓亦的面前,素凈又驚人美艷的臉上帶笑,但無端的,讓韓亦的心里一緊。

  “七點五十九。”

  韓亦:“......”

  他該說什么,這個女人沒遲到,還早來了一分鐘?

  她沒理會尷尬的韓亦,坐到吧臺上,朝調酒師點了一杯最低度數的雞尾酒——晚風,只有酒。

  “一杯琴費士,少冰,謝謝。”

  說完,她回過頭來看著韓亦,笑容比起之前燦爛數倍,在清吧微微搖晃的迷醉燈光之下,充滿誘惑。

  韓亦心頭一跳,眼底漸漸的翻涌起一陣黑暗的貪欲。

  他在娛樂圈摸爬滾打十幾年,閱遍俊男美女,從那些打著盛世美顏旗號招搖撞騙的小網紅到傾國傾城的影帝影后,什么人沒見過,他都能保持淡定,但像是姜綰這樣,第一眼就美的讓他心顫的,還是第一個。

  姜綰的美不是媚俗的美,而是將少女的天真姣好與女人的嫵媚糅雜在一起,形成一種獨特的美。

  這樣的人,天生就應該活在聚光燈下。

  吧臺的調酒師借著昏暗的光線,也看到了姜綰的容貌,他驚艷的睜大眼睛,不由自主的臉紅了起來,趕忙調了一杯酒給她。

  韓亦也不在意姜綰只要了自己一人的酒,他坐到她對面的卡座上,朝姜綰伸出手:“姜同學,你如今和博峰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現在,你總算可以考慮一下簽約嘉世,最重要的——”

  頓了頓,他眼中的貪婪昭然若示,認真的說:“考慮一下我。”

  “考慮你?”姜綰的眼底劃過一絲譏諷,并未與他握手,一雙明亮的眼眸滿是單純,讓人看著就想要去憐惜,“怎么考慮?韓先生的意思我不太明白。”

  果然,這些年韓亦私下潛規則手下的一些新人,是真的。

  她曾經在公司茶水間聽到八卦議論此事,作為韓亦手下的藝人,還憤怒的替韓亦辯解。恐怕那個時候的自己在韓亦眼里,就是一個可笑的小丑。

  “姜同學還沒有成年,很多事情都不懂,不過你放心,我以后自然會手把手的交你。”

  韓亦湊近了幾分,肩膀幾乎要碰倒姜綰的身體,加重“手把手”這三個字,好像某種粘膩的生物,讓人起一身雞皮疙瘩。

  “韓先生,你好壞哦。”

  姜綰稍微移了移,不經意的躲開韓亦,笑瞇瞇的抿了一口雞尾酒,聲音嬌憨華麗,微微瞇起泛著水光的雙眸,散發著無聲的魅惑。

  (http://www.mbriur.live/xiaoshuo/72/72555/539878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riur.live。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