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天后來襲,傅先生超甜 > 第20章 熊孩子

第20章 熊孩子

  姜綰有些頭疼,她想到了薄渡不會拒絕自己,卻沒有想到,這孩子比起九年前還要執拗倔強。

  當年的小男孩,孤僻的像個啞巴,從不開口說一句話,一開始連姜綰做飯他都不吃,直到后來姜綰不經意的發現,強行的命令他,當這個命令建立在等價交換的基礎上,薄渡就會選擇聽從。

  她那時候就知道,薄渡是一個沒有支點的人。

  他的骨子里,需要一種認同感和需要感。

  薄渡不是受虐狂,也不是自閉癥,而是對任何事情都沒有興趣。

  他缺乏常人的情緒變化,包括生和死。同時,他也沒有任何留戀和喜歡的東西,所以才需要外部產生的刺激和引領,否則,他甚至會選擇追波逐流的自殺,簡單來說,就是沒有求生欲。

  那時候短短的一個月,薄渡已經極為依賴她,而她也將小男孩當弟弟看待。

  后來院長隨口說了一句,薄渡還有個姐姐和他一起被壞人綁架,姜綰確信,薄渡聽自己的話,是因為自己有點像他的姐姐。

  從以姜綰的身份見到薄渡開始,姜綰就刻意的讓自己貼近上一世的自己,比起平時要溫和的多,在某些方面又冷淡許多,以便于讓薄渡回想起來。

  還好,薄渡接受了自己。

  她成功了。

  薄渡一定還記得上一世的自己,畢竟,自己怎么說也是他的半個救命恩人吧。

  “我幫你上藥。”姜綰找到自己包里的藥水和繃帶,她拿的不多,但給薄渡擦也夠了。

  她再一次給眾人展現了高超的包扎上藥技術,搞定之后,還朝薄渡的肩膀吹了一下,順便給他披上襯衣。

  薄渡唇角的弧度更加上翹了起來,他的長睫濃密,稍微一彎就顯得矜貴又漂亮。

  姜綰感嘆,薄渡若不是薄家的小少爺,而轉行做個明星的話,那么一定有許多當紅小鮮肉都要面臨失業,所有小說里天使般精致的白衣少年,也都有了姓名。

  ——就是這個人有點過分黑暗,更像是傳說中的吸血鬼美少年。

  穿上衣服的時候,薄渡的口袋里掉出一顆糖,粉色的包裝,看起來是市面上隨處可見的水果糖。

  “送給你。”薄渡將糖果塞給姜綰,也不管她要不要。

  姜綰盯著手里的糖,半晌,握在手心收好,看著薄渡,眼底不經意的掠過一絲心痛。

  “我也要幫你上藥。”薄渡輕聲開口,便抓住姜綰的手,拿起一只棉簽沾了藥水,動作笨拙的想要為她擦拭傷口。

  “嘶——”

  薄渡的動作極為不熟練,姜綰本來不疼,被藥酒刺的掌心一陣酸痛,忍不住皺了皺眉。

  “對不起。”薄渡道歉,但手中的動作仍舊僵硬笨拙,并且絲毫沒有要松手的意思。

  沾了藥水的棉簽擦拭掌心,本來就有著傷口的手掌瞬間紅了一大片,蔣語跟在身后,忍不住上前想要阻止薄渡繼續。

  “薄渡,還是我來吧——”

  她的手剛碰到薄渡肩膀的瞬間,薄渡仿佛有所察覺的回過頭,一雙琥珀色的瞳孔涼薄的近乎透明,滲著絲絲寒意,仿佛某種野獸的豎瞳,詭異的讓人心驚。

  他猛地推開蔣語,力氣大得驚人,讓蔣語一下子摔到地上。

  “滾開。”薄渡陰沉的聲音傳來,仿佛低吼的野獸,面對私自闖入領域的敵人在咆哮。

  “薄渡!”

  姜綰抓住薄渡的手,用力的把他拉到自己身旁,在他困惑的目光中,拿著那支棉簽按到自己的掌心。

  一陣刺痛,她的面上卻沒有任何變化,只是把手伸到他的眼前,讓他看到自己手心的紅腫,秀眉微蹙,明亮的眸子黯淡著。

  “很丑,而且不完美,最重要的是我很疼。”

  薄渡睜大眼睛,恍然間反應過來,眼里的黑暗漸漸褪散。

  “對不起。”

  “你給她上藥吧。”

  薄渡默默地坐到旁邊的椅子上,看著蔣語,語氣沒有絲毫波瀾的道歉,偏偏看起來又很認真。

  蔣語驚疑未定的起身,索性沒有受傷,她調整好心態,對姜綰笑了笑。

  要給姜綰小天使上藥了!蔣語十分激動,誰知道還沒等她摸到新的棉簽,姜綰已經自己拿起一根棉簽沾了藥水。

  姜綰:“還是我自己來吧。”

  薄渡擰著的眉宇漸漸舒展開。

  蔣語:嗚嗚嗚她是被嫌棄了嗎。

  薄渡上完藥,就被姜綰拎出屋子,他在門口站了一會兒,便默默地離開了。

  姜綰趴在炕上,用手機自帶的引擎搜索自己的猜測,直到看到資料上的種種顯示,她認真的看完,將瀏覽歷史抹除,放下手機,盯著空氣中虛無的某一點,眸色漸深。

  輕輕地撕開糖果包裝,將硬糖放到嘴里。

  西瓜味。

  “小薄渡這些年,過得大抵也不算好。”

  怎么這么多年過去了,還一點都沒變,還是沒有一點活著的希望。

  他知不知道,活著,就比什么都好啊。

  熊孩子。

  ......

  “導演,薄渡是怎么回事啊?”蔣語揉著自己摔倒碰的很疼的肩膀,無奈的問道。

  “是啊,之前我以為姜綰是外向暴躁,薄渡只是很孤僻,現在感覺他們倆好像相反了,沒想到他居然那么兇蔣語姐,是不是有暴力傾向啊。”

  另一個小助理驚魂未定的拍著胸脯,她還能回想到剛剛薄渡看人的樣子,好像要吃人似的。

  “這一段剪掉,還有薄渡脫衣服,給姜綰上藥,這些都剪掉。”陳導搖了搖頭,手里捏著一份之前傳過來的薄渡紙質資料,暗自頭疼著,卻又無可奈何。

  “什么啊,這個薄渡背景很牛X嗎?我看他是有自閉癥或者躁郁癥吧。”吳浩宇在一旁小聲嘀咕。

  讓他意外的是,陳導居然點了點頭,嚴肅的看著節目組的工作人員,道:

  “我在這里提前通知一下各位,薄渡的身份的確很牛X,是我們水果臺都得罪不起的,所以,不論他有沒有病,既然他參加《交換人生》,我們盡量順著他的意,而且不能讓公眾覺得薄渡真有什么嚴重心理問題。

  薄渡的父親聯系過節目組,他的確有輕度的心理疾病,讓他來《交換人生》,也只是心理醫生沒什么用,他來咱們節目體驗生活的,但是,你們是來工作的,要記住這一點。”

  “最后要告訴你們的是,這一季的兩個孩子,單純看臉都能把節目引爆,其實是咱們在沾光。”

  說完,陳導就走了,他還要忙著《交換人生》第二期的剪輯,留下一群工作人員神情各異。

  副導演拍了拍吳浩宇的肩膀,嘆道:“不知道薄渡,你總該知道之前網上流行的華國豪門順口溜:南薄北容中央傅吧。”

  ------題外話------

  救贖薄渡弟弟計劃開始!不知道小可愛們懂不懂薄渡這種復雜的感情....

  (https://www.qb5200.tw/xiaoshuo/72/72555/5456989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qb5200.tw。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qb5200.tw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