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這個神仙太難追 > 第四十一章 胡裳的后悔

第四十一章 胡裳的后悔


  華伶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萬棠一眼,開口:“我不喜仰慕別人!

  “哦哦哦!痹瓉硎遣涣晳T抬頭和她說話,萬棠小心翼翼坐了下來,每個動作都提防這華伶,沒辦法,這個氣氛讓她真的放松不下來。

  “所以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華伶看了萬棠一眼,草草的用幾句話打發了她,直到萬棠人站在房門外都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

  現在萬棠清楚的只有她做的夢并非是夢,而是真實發生的,以至于身上為什么沒有事都是出自華伶的功勞。

  所以,她之前想做什么來著?

  自己是在望合樓來著,一不做二不休,萬棠再次來到了望合樓,只不過自從踏入這里開始她就感覺到了一股沉重的氣息,讓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大廳里,秋紅依舊跪在離韓子君不遠的地方,而胡裳還是一大坨的癱坐在地上。

  看著進來的人,眾人視線都不敢挪一下,反倒是韓子君起身來到了萬棠的面前:“你過來看一下這個人!

  說著便拉著萬棠的手走了過去,當萬棠還在疑惑的時候,韓子君讓秋紅抬起頭的那一刻,萬棠傻眼了。

  她怎么會在這里?唐蓮不是說她出事了嗎?怎么現在有出現在了這里,怪不得一開始覺得這個身影有些熟悉,原來是秋紅。

  萬棠蹲下身子,盯著秋紅說道:“你怎么會在這里?”

  秋紅的臉上因為萬棠的話變得有一絲的不解:“小女子是曹老爺買來的,今日姥爺讓我在這里等他,不曾想等來的卻是……”秋紅說著便開始小聲的抽泣著。

  萬棠和韓子君在一旁對視了一眼。

  秋紅還是那個秋紅,不過看著這個模樣怎么好像一點都不認識她一般,萬棠心中生起了一絲疑惑。

  “你不認識我?”

  秋紅看著萬棠一眼搖了搖頭。

  本想在問些什么,一旁的胡裳連跪帶爬的來到萬棠的腳邊,抱著她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淚開始求情:“姑娘,姑娘,是我的錯,我知道錯了,求你,和國師大人求求情,讓他饒了我一家老小吧!”

  看著胡裳現在的模樣,萬棠在心里偷偷笑罵了一聲,早干嘛去了,當時打她的氣勢呢?

  胡裳是真的怕了先是華伶,再是韓子君,原本手中上的萬棠不過片刻就有出現在了她面前,她陰歷悔啊,但是時間不能倒流,她能怎么辦?死一死就活不過來了。

  萬棠自然看出了胡裳在想什么,可是她的算盤注定敲不響了,自己可是有仇必報的女子,不是有句話叫唯有小人和女子難養嘛!

  她大眼睛看著胡裳轉了一圈,眼中瞬間冒上了水霧:“你欺負人也不能這么欺負吧,一開始你可是恨不得弄死我的架勢,當時我可是實話實說了我的身份了,你信了嗎?沒有吧,還差點將我打死,要不是有國師,我就,我就……現在看到事情了想讓我原諒你?要是當時我沒有躲過去,要是國師大人沒有趕到會怎么樣?現在的你還會這樣低頭下氣的想我求情嗎?先不說我,就是換成在場的每一個都不會原諒你吧,我好不容易才不去想剛才發生的一切,你現在竟然還倒打一耙,你知道這回對我造成多大的傷害嗎?我還是一個孩子……”

  她明明一副要哭的表情,說話卻如爆豆一般,字字清晰的敲在了胡裳的耳朵里。

  胡裳的臉色黑了又黑直到萬棠話音她的臉直接黑如鍋底,她又不是傻子,自然聽出了話里的意思,每一句每一字都在敲打著剛才發生的一切,胡裳后悔了,為什么自己剛才多嘴呢?

  “我是想打她!焙咽种钢锛t大聲的說道。

  本來想找一個替罪羊,但是在場的那個不是猴精,看到機會紛紛拆了乎上的后臺。

  韓子君的目光落在胡裳的身上就像是看傻子一樣,同時眼底一抹冷光閃過。

  胡裳還想解釋什么,就看到了門口進來的華伶,直接閉口不言。

  “什么味道?”有人低聲嘟囔了一句,挪了一下身子。

  “怎么一股子尿味兒?”有人接口,嫌棄的在扇了扇,絲毫沒有注意到華伶。

  “哎呀,你怎么還失禁了?國師來了你也不用這么怕啊,他又不吃人!闭f著萬棠便換上了小臉來到華龍的身旁拉著他遠離胡裳。

  韓子君嫌棄的看了胡裳一眼,隨后就是心疼的眼神,自己的茶樓餐食不能咬了,改天找個地兒重建吧。

  雖然聽到了嫌棄之聲可是胡裳整個人已經沒有辦法動了,華伶踏進來的那一刻她就感覺到身上無比的重,就連失禁自己都不知道,這個國師自還沒有上位就有很多傳聞,現在看開傳聞雖然不真,但是為名絕對對得起國師的名頭,怪不得皇帝冒著眾人反對的聲音也要讓這個人登上國師的位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胡裳笑出了聲。

  被拉到一旁的華伶直接抬手將胡裳甩出了門外,眾人駭然,萬棠的嘴角抽了一下,自己剛才說的話,現在怎么她的臉有點疼呢……

  胡裳在門外并沒有離開,而是呆滯的爬在地上,路過的人紛紛停下腳步。

  被圍觀的胡裳卻陷入到了回憶里,她以前也曾貧寒,她的母親重病,爹爹將他們管科出來,為了重回本家,她在街上行乞,九歲那年母親病逝,而她計劃好了一切讓本家的庶出將自己成功帶回到了自己離開了四年的家,心狠手辣的庶出每天虐待她,最后她憑借自己的本事扳倒了庶出也扳倒了自己的父親。

  勢力漸漸變大,她成了唯一的女富商,搶了書生曹天龍成親,卻沒想到這才是自己一切悲源的開始,知道今天,她知道一切都完了。

  只是她后悔了,至于后悔什么大概也只有她之際清楚了。

  大廳里韓子君看著地上的一攤水跡悄悄掐了一個決甩了過去,太惡心了。

  小動作被萬棠看了個正著,小手拽了拽華伶的衣袖:“我有事想問你!

  華伶低眸,“下去!

  跪在地上的人如同大赦,不顧已經麻木的膝蓋,爭先恐后的往外面跑,韓子君扶額,這下他的望合樓怕是不會再有人來了。


  (http://www.mbriur.live/xiaoshuo/78/78340/52061449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mbriur.live。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